首页 > 业界
新闻纸价每吨涨千元创5年纪录 各地报业提价
2008年11月10日 快速评论
新闻纸价格每吨上涨了1000元,创下5年来新高!对于国内报纸行业来说,新闻纸价格近期的大幅飙升让他们感到不堪重负。迫于成本压力,近期国内不少城市的报纸开始提价或准备提价,其中最贵的都市类日报当属广州的《南方都市报》,已经从过去的一元零售价提价至2元钱/份。据调查,尽管报业竞争激烈,但各地报纸纷纷无奈提价,主要原因是新闻纸的涨价,增加了报业的刚性成本,刚性成本的不断飚升不得不让报业以提价方式来进行自救。

新闻纸价格每吨上涨了1000元,创下5年来新高!对于国内报纸行业来说,新闻纸价格近期的大幅飙升让他们感到不堪重负。迫于成本压力,近期国内不少城市的报纸开始提价或准备提价,其中最贵的都市类日报当属广州的《南方都市报》,已经从过去的一元零售价提价至2元钱/份。据调查,尽管报业竞争激烈,但各地报纸纷纷无奈提价,主要原因是新闻纸的涨价,增加了报业的刚性成本,刚性成本的不断飚升不得不让报业以提价方式来进行“自救”。

记者从本地纸张供应商了解到的最新消息,从去年底、今年初开始,国内新闻纸价格急速攀升,从4800元/吨涨到了目前的5400元/吨以上,而与去年4月的4400元/吨相比,涨价幅度更达1000元。以全国新闻出版业年消耗量380万吨计算,这给整个中国的报业增加了38亿元的成本压力。

成本推动

新闻纸巨头利润不断下降

新闻纸的涨价是在去年开始的纸张集体提价背景下展开的。成都一家印刷厂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10月开始,国内各种纸张价格都开始上涨,其中生活用纸涨了10%,包装用纸张涨了30%,而各家报纸每天使用的新闻纸,涨幅大概在20%左右。

各类纸张都涨,但新闻纸涨价相比其他产品似乎更难回避,这从一些上市公司的业绩可以得到论证。国内最大的新闻纸生产上市公司华泰股份,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上调新闻纸价格,但是该上市公司第三季度的营业利润,比起第二季度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近50%!其2007年年报显示,虽然华泰股份新闻纸销售额增长了45.34%,成本却增长达59.34%!相应的,该上市公司2007年第二、三、四季度的每股收益在销售增加的背景下为0.329元、0.203元和0.186元,反而不断下降!

据行业人士透露,这主要是因为国内新闻纸的原料多来自进口废纸,而废纸的涨价幅度比新闻纸还要大!

海关数据显示,2007年我国废纸累积进口平均价格为179.2美元/吨,上涨了27.9%。而到了今年年初,美国废纸的价格已经涨到了240美元/吨以上。当然也就逼涨了我国的新闻纸价。

刚性传导

各地报业被迫无奈提价

目前新闻纸涨价的“刚性”已传导到下游,根据中国报业协会的估计,2008年全国新闻纸用量约为380万吨,这样新闻纸上涨1000元,整个报业的成本就将增加38亿元。从去年年底开始,各地不断有报纸纷纷提高零售价格或准备提价。在广州,《南方都市报》就率先将其在深圳的零售价上涨1倍,提高到2元/份,随后《经济观察报》将零售价从2元提高到3元;今年3月,南京市的三份都市报--《金陵晚报》、《现代快报》、《扬子晚报》集体将定价由原来的0.5元/份上调为0.7元/份,涨幅达40%。

记者调查发现,由于中国报业已进入厚报时代,即使涨价,不少报纸仍然是亏本销售。对于许多本来广告经营就较为艰难的报业,生存空间已经大为压缩。各地的报业都面临同样的两难困境:一方面希望把报纸做厚、让发行量达到最大化;另一方面,报纸越厚发行量越大,成本会越高。

价格倒挂谁受益?谁受损?

受损说为成本缩减内容

上海一家报纸发行人士对记者说,目前他们内部也在商量是否要提价,但报社对这个决策相当谨慎,因为市面上各大报纸的价格维持了很多年,谁先涨价,谁的发行量就面临挑战;但是,如果不提价,不仅报社成本难以承受,甚至面临运作不下去的危险,“再这样硬挺下去,我担心市民看不到报纸了!”如果不提价的话,为了控制成本,报纸内容必将“缩水”,最终伤害的是读者。

受益说废纸回收:价格倒挂

另据本报记者采访调查得来的最新数据,目前,废报纸的回收价已经从0.5元/斤一路上涨到0.7元/斤、0.9元/斤,截至昨日,废报纸回收价更涨至1.10元/斤。100个版的废报纸重量约为1斤,以成都商报为例,如果订阅价为144元/年,按废报纸回收价1.10元/斤来算,以日均40版、一年360期计算,一年单卖这些废报纸的收入就是158元,远远超过了报纸的订阅价格!

废纸价格大幅上涨同时带动了本地回收废纸业的兴旺,据该行业人士介绍,由于回收废报纸赚钱,很多人都想挤进这个行业。“尽管我们的竞争激烈了,但看报纸的人肯定是赚了,免费看新闻,卖了报纸还能赚钱!”本报记者 许鹏

各地报纸表态今年将涨价
应对新闻纸价格刚性上涨,在前日的中国城市主流媒体联盟年会上,各地报纸大倒苦水,纷纷表态涨价

“现在不要说利润了,再这样下去,报社的经营都会出现困难!”、“今年报纸必须要涨价,而且全国普遍提价!”记者昨日独家获悉,在前日举行的中国城市主流媒体年会上,来自全国10多家最有影响力都市类报纸的老总们就近期以来新闻纸涨价后的不堪重负“大倒苦水”,与会人士普遍认同,今年对所有市场化报纸来说是“不得不涨”的一年。目前,国内都市类报纸普遍0.5元/份的零售价已经形成严重的价格倒挂,报业多发行一份报纸,就要“倒贴”1元多,而且从现在的趋势看,新闻纸造成的成本上升还会持续。

年会成了行业诉苦会

今年报业老总们碰头,聊得最多就是成本二字。

中国城市主流媒体联盟是中国主流城市中居于领先地位的媒体自愿结成的媒体经营合作联合体,目前有10多家主流都市类报纸加入联盟,其中包括南方都市报、成都商报、京华时报、新闻晨报等主流报业。前日,在该联盟举行的年会上,各家报业负责经营的老总们对新闻纸涨价带来的不堪重负“大倒苦水”,迫于生存的群情激愤,让年会成了诉苦大会。

“报纸的大部分利润都被涨价侵蚀了”,会上,沿海一发达城市的都市类报纸老总说,同许多同行比他们的广告收入应该算很不错了,但由于成本大幅上涨,广告收入的增加不仅没有带来利润的上升,反而不断缩水。“如果说发达城市、经营尚好的主流媒体尚且如此,全国更多城市的同行很可能已经在亏损线下了!”

与会人士认为,由于新闻纸价格上涨是刚性的,在当前的情势下,报纸涨价可能是唯一出路,如果硬撑下去和纸张成本“打持久战”,不要说为读者提供更多更好的新闻内容,报纸的生产都成了问题。

大倒苦水:一份报纸倒贴严重

参加年会的一位报业老总告诉记者,现在新闻纸的价格已经从去年4月的4400元/吨涨到5400元/吨,这还没有算运输和物流成本。而从行业普遍的预期看,新闻纸涨价还没有“见顶”,今年可能会涨到5600-5700元/吨。

这意味着什么?该老总为记者算了一笔账,对于多数采用“大报”的报纸,一吨新闻纸可以印5万张报纸,按照日均50万,每份报纸40个版(每4版为一张报纸)算,一天要印500万张报纸,需要消耗100吨新闻纸。“1年前,每天的纸张成本是45万左右,现在变成了55万,这还没有考虑一年来印刷、发行、采编成本的上升。”

该人士说,每天55万的纸张成本,平均每份报纸就是1.1元,如果算上发行成本,大概要1.5元以上;可是现在都市类报纸的零售价格普遍是0.5元/份,更重要的是,这0.5元是零售报摊的卖价,报纸的批发价往往只有3毛多,这样算下来,发行一份报纸要倒贴80%以上。

“虽然都市报发行亏损,依靠广告收入补贴历来都是如此,但是新闻纸涨得太快,广告收入根本不能弥补这个缺口。”他忧虑地对记者说,2008年对中国很多报业可能是艰难的一年。

集体表态:普遍提价到1元以上

虽然没有任何人在年会上公开声明涨价的时间,但与会老总们普遍认为,今年各地报业的普遍涨价已成定局,而且多数报纸将从现在0.5元/份的价格涨到1元/份,甚至更高。

在会上,报业人士也对目前已经涨价的几份都市类报纸,在提价后的发行情况进行了分析。3月份南京的4份报纸《现代快报》、《扬子晚报》、《金陵晚报》和《南京晨报》,纷纷将零售价提高了40%,而《南方都市报》在深圳更是直接将零售价从1元提到了2元,从目前的情况看,报纸提价在短期内确实可能给发行带来一些影响,但是《南都》这样的主流媒体很快就消除了影响,目前增订量不降反升。

“这说明报业来自刚性成本推动的提价,报纸的核心竞争力还是新闻内容,如果成本和经营影响了新闻,再能‘撑’的报纸靠低价也不能获得读者;反之,报业的适当提价是为了给读者创造更多更好的内容,这种变化适应了市场。”本报记者 许鹏
从本周开始,《成都商报》零售销售价格将在周四、周五调整为1元/份。《成都商报》为什么要进行适当的价格调整?调整后将会对读者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昨日,记者就此采访了成都商报总编辑陈舒平。

记者:多年来《成都商报》一直保持“0.5元/份”的零售销售价,这次为什么要做调整?

陈舒平:之所以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近期纸张价格包括废纸价格大幅上涨,导致报纸零售价有时与废纸价格严重倒挂。零售市场上出现摊贩捂报惜售,他们不卖《成都商报》给读者或者卖给读者的是不完整的《成都商报》,然后把报纸捂起来当废纸卖。如一份60个版的《成都商报》,卖废纸的价格在0.6元以上,超过0.5元的零售价。加上其正常所得的批零差价,其收益远远高于平时正常卖一份报纸所得,在这种市场利益的推动下,出现捂报卖废的情况也就不奇怪了。

过去也偶尔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但那只是在报纸的版数特别多的时候,只是极其个别的摊贩这样做,但现在随着纸价持续暴涨,受利益驱动,捂报卖废竟成普遍之势。如果再不采取提价的措施,越来越多的读者将看不到完整的《成都商报》,个别地方甚至将看不到《成都商报》,这从根本上损害了广大读者和广大广告客户的利益。所以我们经过认真调研后认为,市场问题要用市场化手段来解决,适时适当调整零售价,可以有效规范市场,确保读者的正当权益。

记者:为何只选择周四、周五?调整幅度为什么是1元/份?

陈舒平:因为周四、周五版面一般都会超过50个版,捂报卖废现象尤其严重。也是出于对读者利益的考虑,其他时间暂时不涨。当然,调整为1元/份,我们还考虑到适当地弥补报纸成本的巨大亏损。

一直以来,我们每张报纸零售价与报纸的直接成本存在“价格倒挂”现象。创刊伊始,《成都商报》零售价就是0.5元。15年了,成都商报从以前的4个版8个版增加到现在日均几十个版,周四、周五很多时候版面达到70、80个版。这样,一张报纸光纸张、印刷、发行等直接成本就高达1.5~2.5元,报纸的批发价却只有微不足道的0.3元左右,让报社不堪重负。

此外,调整到1元,一方面考虑到这个价格基本上能避免零废间的价格倒挂,另一方面也考虑到目前的货币流通情况,方便找零。

记者:有读者质疑,你们可以通过广告来弥补报纸成本上的亏损?

陈舒平:从发行形态看,都市报的发行定价几乎无一例外低于成本价格,即亏损发行,然后通过发行量,获得读者群,让媒体具备广告价值,最终再靠二次销售即广告投放的赢利模式来赢利。《成都商报》和国内其他都市报一样,长期以来,也用广告经营所得补贴发行亏损。

不过近年来,全世界的报纸当然也包括中国的报纸都普遍受到广告投放疲软、互联网、楼宇电视等新媒体广告分流等诸多因素的冲击,《成都商报》也不例外。因此,我们希望通过适度调整零售价格,减轻发行亏损,从而减轻对广告经营的过度依赖,同时可以扩充新闻版面,提升新闻品质。

记者:还有读者质疑,报纸厚了,只不过是你们赚取了更多的广告,我们却并没有从厚报中受益?

陈舒平:这种质疑一直都有,我很能理解。但我想这个问题应该从几个方面来看。广告多当然会影响到阅读,但广告也并非一无是处。广告毕竟也是信息,是很重要的人们生产生活和社会沟通的信息。此外,广告是我们生产更多更好的新闻的必要条件。《成都商报》虽然是一张地方报,但我们深知,商报读者对新闻的需求早已超出了地域、载体的限制。“新闻发生了商报在现场”是我们对读者不变的承诺。读者也希望更快捷更全面地了解全国、全世界每个角落正在发生的重大新闻。为此,我们增大编采成本、人力成本,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发回精彩报道。这些都必须依赖于广告。综观全世界新闻发展史,广告越多的报纸或媒体,其提供的新闻从来都是最多最好的。除非它是依赖政府财政资助的。这几乎已成为一条不容置疑的规律。
像《成都商报》,即使单纯从所提供的新闻数量上来说,按照现在的广告占版率,如果说出20个版的时候只能提供不到10个整版的新闻内容,则今天出40个版,我们就提供了20个整版以上的新闻内容。读者肯定是受益最大的。同时我要深怀感恩之心郑重承诺:

《成都商报》将以负责任的态度,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加强《成都商报》的编采、印刷、发行等出报环节的管理,用更加及时精彩的报道,提高新闻品质;壮大发行团队,调配和充实运输线路;做好送报时间保障,提高读者满意度,以此回报广大读者对《成都商报》的理解、支持和关爱。本报记者

来源:成都晚报

 

相关附件下载:
评论
提交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微信公众号:梅花网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