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传1号店6部门总监集体出走 突显电商融资血泪史
2011年09月09日 快速评论
沃尔玛入股1号店,宣称交易在60天内就完成。这段联姻看起来功德圆满,但在投资金额与入股比例等核心细节面前,双方却三缄其口,变得暧昧起来。沃尔玛已从总部安插两位高管直接进入1号店董事席,人事洗牌大幕随之拉启。一个更具穿透力的问题是,大笔融资的同时,包括1号店在内的中国电商如何才能掌握经营控制权?

  沃尔玛入股1号店,宣称交易在60天内就完成。这段联姻看起来“功德圆满”,但在“投资金额与入股比例”等核心细节面前,双方却三缄其口,变得暧昧起来。

  最新消息称,2010年5月平安集团以8000万元实际出资额控股1号店80%股权。一年后的今天,平安保险集团以6500万美元(约4.5亿元)将其20%股权转让给美国商业零售商沃尔玛。而在双方业务整合之后,沃尔玛或将进行“全盘收购控股”。

  当然,1号店董事长于刚会对此说法予以否认,“我们从来没提起过收购这样的概念,我们的融资额远超这个数字,股权比例也不对。沃尔玛可以说是战略投资,整个(1号店)经营不参与。”

  但是,疑问却从另一个地方浮起。“原一号店服装鞋帽线产品运营总监顾波现已过档到淘宝,负责财务的也已离开,1号店的8位部门总监一下子走了6个。”接近1号店的知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沃尔玛已从总部安插两位高管直接进入1号店董事席,人事洗牌大幕随之拉启。

  这是一些具有冲突互补性的信息,1号店媒体联络员的回应也只是“出于保密协议不能具体透露”,语焉不详。一个更具穿透力的问题是,大笔融资的同时,包括1号店在内的中国电商如何才能掌握经营控制权?

  重施“收购好又多”旧招?

  分析人士认为,若沃尔玛高管占有1号店董事局两个席位的消息属实,沃尔玛的入股比例应该远不止20%。

  “我们不妨猜测,沃尔玛将重施‘好又多收购’旧招,通过前期收购少量股权,深入1号店内部探虚实。并在协议上附加对赌条款:一旦1号店在约定时间内,将规模和盈利做到既定目标,沃尔玛就会分阶段高价认购大量股权,全盘控股。”深圳华强北在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副总裁龚文祥分析,沃尔玛似乎从一开始就是坚定的投机者,它在上海设立的沃尔玛电子商务中国区总部已开始招兵买马。无论是收购还是自建,沃尔玛都有更好的选择机会。

  根据中金公司发布的研报,1号店目前拥有近一百万注册用户,2010年销售额超过了8亿元,平均每月增幅为28%,计划在未来的2-3年销售额突破60亿元,并实现盈利。“这样,对于处于高速成长的企业而言,股权价值也是瞬息万变,平安集团自然不会一次性出让其手中持有的控股权,尽管1号店前景未明。”大货栈CEO胡兴民说。

  “可以说明的是,平安集团、沃尔玛以及创始人是目前公司的主要股东。”1号店董事长于刚对记者坦言,“多少席位,多少股份,这些交易细节我不太方便透露。”

  “一个店两套人马做事”的历史或将重演

  但是,疑问却从另一个地方浮起。

  1号店一位刚刚离职的员工告诉南都记者,原一号店服装鞋帽线产品运营总监顾波现已过档到淘宝服饰部门,财务总监也已离职。“1号店原来的架构中共有8位部门总监,现在一下子走了6个。据说沃尔玛的电子商务事业部会与1号店进行业务整合,而沃尔玛方面聘请的电商管理层都是港台人士,对内地市场压根不了解,薪酬待遇却是本土电商人才的五六倍。”

  1号店方面对于“员工离职传言”不置可否,仅表示,“公司没有设置部门总监一职,1号店从创业初期的40人团队发展到现在3600多人,有人员流动,增加新生力量也属正常现象。”

  然而,这或许是一个不公平的景象。“打个不算特别恰当的比喻,上海电子商务事务部好比沃尔玛的亲身儿子,1号店好比沃尔玛的养子,沃尔玛会将‘养子’的决策机密、营运经验传导给‘亲身儿子’,反之则不会将‘亲身儿子’的商业秘笈传授给‘养子’。何况‘业务整合’的结果是同工不同酬。”在eBay(微博)前高管、资深电子商务观察家胡军看来,当年,沃尔玛推进“好又多”整合战车,就曾出现“一个店同时有两套人马在做事”的滑稽景象,而今历史或将重演。

  当然,1号店与沃尔玛联姻的价值仍在,“我们看重沃尔玛的供应商资源、物流资源、自有品牌等等很多资源,所有这些合作都得一步一步地慢慢展开。”于刚说,沃尔玛进来以后,1号店会加速发展物流体系,配送站点还会增加数百个。

  电子商务企业的控制权缘何旁落?

  一个更具穿透力的核心问题在于,“一号店引入沃尔玛大笔注资的同时,是否能够牢牢抓住企业的经营控制权,保证对企业的主动权?”龚文祥说,很多企业之所以失败,在于把“灵魂典当给资本”,莎啦啦的灭亡就是典型案例。9月6日,莎啦啦鲜花网投资方智基创投对外公开声明称,“网站总经理田园存在涉嫌私自操控公司运作等行为,投资方已勒令其停职,在此期间网站将暂停服务。”

  是时候说说和沃尔玛的谈判历程了。京东商城CEO刘强东在微博上爆料,“估值等全部谈妥,最终唯一无法达成的条款就是沃尔玛要求必须早晚能够控股京东,直到全盘收购!”言下之意,1号店的成功狙击必须付出“控制权出让”的惨痛代价。

  但于刚坚称,“沃尔玛可以说是战略投资,整个(1号店)经营不参与。”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沃尔玛高管对记者说,与京东联姻失败,主要因为“基金机构将估值推得太高,而且刘强东一早就把交易信息泄露出去。”

  凡此信息看起来十分暧昧,又具有冲突互补性。

  “引进资本必将稀释股权,股权失去必将控制权旁落,这样的资本定律看似固若金汤。实际上,美国在资本运作中早已发现,资本与企业的利益不尽相同,并发明了一套‘同股不同权,同权不同股’的股权制度。比如,将股权分成普通股和决策股,普通股只有分红套现的权利,而没有决策的权力。而同样是决策股,不同层级的人员拥有的投票权也不一样,有的每股拥有10个投票权,有的每股拥有1个投票权。”梦芭莎创始人佘欣承告诉南都记者,股权腾挪的技巧有很多,但归根结底,谈判还是力量的博弈。

  要控制权还是要未来发展的资金?这是眼下中国电商普遍犯难的选择题。

来源:南方都市报

相关附件下载:
评论
提交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微信公众号:梅花网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