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版权炸弹“引爆视频网站 行业或将迎接密集诉讼
2009年11月05日 快速评论
本周开幕的2009年互联网大会上,搜狐与优酷就视频版权问题打起了口水仗。 山雨欲来风满楼。在平静度过了五年之后,版权这颗定时炸弹炸响。对于网络视频行业来说,即将迎接的,或许不只是密集的诉讼,而是一次彻底的产业洗牌。

  上周三,“反盗版联盟”在深圳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将对迅雷提出诉讼。当天,迅雷在隔壁召开了另一场发布会。因为“版权问题”而站到对立面的两个集团间的矛盾立即引爆。本周开幕的2009年互联网大会上,搜狐与优酷就视频版权问题打起了“口水仗”。

  山雨欲来风满楼。在平静度过了五年之后,版权这颗定时炸弹炸响。对于网络视频行业来说,即将迎接的,或许不只是密集的诉讼,而是一次彻底的产业洗牌。

  追求盈利:版权炸弹的导火索

  事实上不只是搜狐,几乎所有视频网站在面对“版权”这个问题时都并非一无是处。来自可靠渠道的数据显示,搜狐此前斥资数千万,买下国内所有获奖电视剧集的互联网版权,在可预见的未来,为了帮助搜狐视频形成足够的支撑,张朝阳还将继续购买优质影视作品的版权。

  如此大手笔的投入背后,是广告商对于视频网站认可度的逐步提升。来自多个渠道的消息都显示,2009年,位于一线的视频网站将迎来收支平衡,2010年很可能实现盈利。

  相对于众多并未公开上市的视频网站来说,搜狐在这个时机切入视频领域多少有点尴尬。张朝阳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现实是,参与同样的销售竞争,搜狐需要比别人多负担数千万的成本。他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希望通过诉讼向众多广告主和广告公司传递一个信息,在盗版内容上投放广告,一方面应该受到道德谴责,另一方面也存在法律风险。同样,张朝阳也是希望对视频行业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张朝阳在互联网大会上说:“我无法理解的一个事情是,像《潜伏》这样一个数亿人在看的片子,通过互联网只能赚一两千万,这是不公平的。互联网本身也是文化创意产业,我们需要一个健康的空间。没有投入,怎么能有产出?”

  IPO催促企业扫清版权障碍

  古永锵是中国第一个把视频网站概念带起来的人,从优酷上线的那一天开始,他就明白这个道理。

  “只要是真想把视频当做事业来做的人,都会懂。”接近古永锵的人士说,“或者说,国内但凡以到美国上市为阶段性目标的视频网站,都懂得这个道理。而且对于他们来说,盗版也是必须解决的一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如果解决不了,你根本不可能IPO。如果无法IPO,只靠风险投资的钱,视频网站撑不到规模性盈利的那一天。”

  来自可靠渠道的消息显示,国内一线视频网站在2009年实现基本的盈亏平衡后,2010年将开始启动上市计划。如无意外,最迟2012年优酷和土豆将分别完成上市。在此之前,优酷最后一轮融资计划已经部署完成,最后一笔来自风险投资的运营资金已经到位。

  这样的节奏,也仅仅只限于优酷和土豆两家公司而已。来自DCCI、艾瑞、易观国际等多家数据公司的资料显示,上述两家公司分别占据了国内视频网站第一和第二的位置,各种关键指标之和占据了垂直领域内超过80%的市场份额。

  但是很让人遗憾的是,古永锵的节奏和张朝阳并不合拍。尽管优酷相关负责人一再强调,在正版化的方向上,优酷已经做出了很多努力,一直在通过购买、合作等多种方式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但一来业内缺乏完善而健康的生存环境,二来遵从“避风港”的原则,最关键的是中国过于分散的版权市场令无数视频内容的版权归属模糊,同时在资金实力等方面“没法跟门户网站比”,优酷如今能做的,只有跟越来越多的内容合作商加大、加深合作,不断地跟各利益相关方沟通,为自己争取足够的时间。

  利益诉求不同 阵营现分化

  随着版权矛盾的日渐尖锐,视频企业们也逐渐分化。站在对立面的各家企业也表达出不同的观点,显示出对这个行业不同的利益诉求。

  率先扛起“反盗版”大旗的搜狐从发起诉讼的第一天起就表示,搜狐斥资数千万元购买正版内容,同时发起“反盗版联盟”的目的在于促使整个产业实现健康发展。外界分析,张朝阳希望通过在视频领域内的投入,增强搜狐在网络广告业务方面的竞争力。诉讼只是搜狐“净化生存环境”的一种手段,索赔金多少其实并不在乎。

  与唱衰视频网站和搜狐动辄数千万的资金投入不同,部分同样打出“反盗版”旗号的公司本质上可以被看成“版权投机商”。他们大多规模不大,尽管也经营视频网站,但视频广告并不是其最看重的收入来源。这些公司大多凭借自身此前所掌握的资源,说服版权拥有方,以较小代价成为其网络版权发行商。他们往往雇佣专业的“取证团队”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盗版取证,一旦时机成熟则发起知识产权诉讼,并获取赔偿金。他们最直接的武器是频繁发起的诉讼,以及专业的诉讼团队。

  以优酷等公司为代表的视频网站阵营则是充分运用“避风港”原则,陈述自己多年来在版权方面的投入。对于这些以IPO为下一阶段性目标的企业来说,他们的利益诉求某种程度上和搜狐是一致的。双方的分歧只在于净化产业环境所采用的办法。

  同样被指“大肆盗版”的其他部分企业主营业务往往与视频网站并不相同。对于他们来说,视频服务只是其基础服务的一种增量。他们从根本上其实并不在乎视频行业到底有没有未来。对于他们来说,最有力的反击武器,就是指责“维权者”自身也存在版权问题。

  焦点回放

  两周前,就在搜狐联合优朋普乐、激动网和乐视网准备南下深圳宣布起诉迅雷的两天前,迅雷宣布将“起诉搜狐”,原因是“搜狐旗下搜索引擎搜狗里存在大量盗链的迅雷软件下载链接”。迅雷COO罗为民表示,索赔不是目的,关键在于“到了维权的时机”。

  两天后的周三下午,在搜狐召开发布会的现场,数十名年轻人手持传单堵住大堂电梯间,向前来参会的媒体记者发放迅雷提供的新闻资料。随后现场秩序混乱,惊动当地警方。两场观点截然相反的发布会在仅有一墙之隔的两个会议室同时召开。后据罗为民称,如此安排是“有意为之”。

  随后,这场“肉搏”被媒体爆炒,而迅雷也取代优酷,成为时下视频网站版权纠纷的焦点公司。在本周一开幕的2009年互联网大会上,搜狐CEO张朝阳没有正面回应此事,只表示,搜狐坚持认为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功在产业”。

  无独有偶,优酷CEO古永锵也在互联网大会上表示,对于所有从业者来说,合作共赢才是最终能将蛋糕做大的出路。优酷等主流视频企业不能接受某些“把盈利模式建立在流氓诉讼”上的企业借用版权的名义,肆无忌惮地破坏产业环境。

  古永锵所指的“破坏者”,实际上是网络版权的版权投机商。一位从事视频行业版权采购的工作人员透露,最近两个月的时间里,热剧每集的价格呈倍数增长,上半年几千元一集能买到的内容,目前已经飙升到了数万元一集。

  业内观点

  分歧结果:重新洗牌

  事实上在很多细分领域内,占据着资源优势的门户网站和后起的垂直网站(相对于综合性网站)并不一致。尽管双方对于产业未来的判断和愿景或许很大程度上是一致的,但由于利益出发点不同,加上腰包里的现金厚度不同,在同一个问题上大家的选择往往背道而驰。

  分歧于是产生矛盾,而矛盾激化之后,可预见的结果便是洗牌。

  精英IT社区速途网创始人范锋对记者说,“在Web1.0时代,门户网站也曾经遭遇过版权拷问,很多情况和现在很类似。后来就是通过一轮产业洗牌建立起游戏规则,并淘汰掉一些不健康,或者身体不够好的企业。互联网‘剩者为王’,就是那个时代流传下来的说法。”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电视业专家雷蔚真表示:“互联网在渠道和用户互动方面的优势很大程度上能对传统的内容供应商形成有益补充,但互联网服务商在利用传统媒体所创造的内容资源获利的同时,需要建立一条顺畅的利益分享链条。在这个过程中,只凭借企业和行业自律或者它律是不足够的,行政主管部门应该更多参与到游戏规则的制定过程当中。只有建立一套完善的游戏规则,并在这种新的规则下把那些非法经营者洗出去,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

  一针见血

  打击别人前先放低姿态

  在很多年前“流氓软件”在中国互联网大行其道的时候,周鸿祎的3721和李彦宏的百度因为“互删插件”曾经对簿公堂。据周鸿祎回忆,当时不善言辞的李彦宏曾经在法庭上被自己挤对得脸红脖子粗。原因就是周鸿祎一上来就承认,没错,你告我删你百度的插件,我是做了。不过你自己也不干净,你也删了我3721的。

  这种“通过打击敌人来保护自己”的方式在各式各样的口水战中很常见。但周鸿祎的高明之处在于,在打击敌人的同时先放低自己的姿态,先承认自己也有问题。如此一来,至少没人会认为他只是单纯地想要逃避问题。

  再后来,周鸿祎做了奇虎,举起“反流氓软件”大旗,彻底洗白了自己。在多个场合,他都公开承认的确当初的一些做法“有过分的地方”,甚至“带坏了业内风气”。

  很多年以后的今天,流氓软件在中国互联网里已经丧失了自己生存的土壤,曾经不共戴天的周鸿祎和李彦宏也早已相逢一笑泯恩仇。在回忆那段历史的时候,所有人终于能冷静下来分析,“流氓软件”和“流氓行径”的出现原因何在,并以此为鉴,避免再犯同样的错误。整个行业由此迎来一套健康和完善的游戏规则。

  以史为鉴,可以正人。曾经肆虐中国互联网的流氓软件,和如今横行网络视频的盗版行为本质上或许并无二致。所以当张朝阳在周一的互联网大会上间接承认搜狐也有盗版,并表态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争取做到百分之百正版的时候,两家公司对同一个问题的态度,高下立判。

来源:新京报

相关附件下载:
评论
提交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微信公众号:梅花网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