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媒体未来:要么死亡 要么革命!
2014年01月14日 快速评论
事实上,在我们自身所处的媒体行业里,我们都已经认识到有些趋势是不可避免的,但缺乏改变和行之有效的措施。因此这个行业所面临的核心问题就是,当所有媒体内容都是在互联网平台上制造出来的时候,你的经营模式、产品形态和思维模式是不是也按照互联网平台的模式去改变。

   这是我最近写的最纠结的一篇文章,并不是对这个产业没有什么想法,而是近期看到我们这个行业以及产业链不同领域的企业针对2014年做的各种改变,每一个改变都让我感到压力,感到我们如果不再做出更多的改变就很有可能倒在路上。

 
  在我们自身所处的媒体行业,有两件事情让我感受颇深。一是上海《新闻晚报》在新年第一天正式休刊,在佩服报社改革魄力之时,也深感这个行业之艰辛。
 
  另外一家财经报纸《中国经营报》年初也爆出重大改革措施,撤销传统报业的经营部门广告部,把传统媒体资源转化成新媒体环境下的资源,把影响力转移到“线上”,把收入模式转移到“线下”,把“二次销售”变成多维度销售,把单一的广告模式变为协同利润模式,实现组织平台化、产品多样化、收入多元化。
 
  一个都市报,一个财经报,一直是我认为早期相对安全或者说是最后受影响的领域,因为这些媒体的广告客户群和读者群都非常大,但现在看来,情况远非我想像的那么乐观,而是异常的糟糕。许多财经类的报纸所传出的收入大幅度下滑看来也并非空穴来风。
 
  从年初这两家报纸截然不同的改革看,事实上只有两种结果,要么就彻底的死亡,要么就是彻底的革命。
 
  而回想到我们行业媒体,这种糟糕的情况更为突出。
 
  三年前我还表示行业媒体的前五名是有生存空间的,但现在看,至多也就前三名能够生存,我说的仅仅是生存而已。极个别行业媒体还有那么点政府背景,一旦政府背景大幅削弱,一到三年必将走向消亡的边缘。而没有政府背景的传统行业媒体现在只是依靠其最低价值苟且偷生罢了。
 
  这个行业所面临的问题每个人都能说出一箩筐,而且说的都头头是道。其实,核心问题就是,当所有媒体内容都是在互联网平台上制造出来的时候,你的经营模式、产品形态和思维模式是不是也按照互联网平台的模式去改变。
 
  一个最显著的案例是,几乎所有的传统平面媒体(都市、财经或者行业)的选题都来自互联网,然而其呈现方式依然是纸面的,销售的依然是传统的广告,但与互联网媒体相比较,传统媒体虽然选题来自于互联网,但后续的操作,无论在时间、成本、效果上都远远落后于互联网媒体,所以惨败是不可避免的。
 
  类似的策略还存在做网站、做APP、做线上活动等等一系列向互联网媒体学习的过程中,最终我们发现,尽管向互联网平台学习,但总有一些环节事实上无法摆脱传统平面媒体操作的影子,所以都以失败告终。
 
  事实上,我们都已经认识到有些趋势是不可避免的,但缺乏改变和行之有效的措施。
 
  比如,把“传统媒体”理解为“传统形态媒体产品”已经成为共识,也就是说若干媒体形态的一种或者说是若干出口的一个。那么,任何一个媒体就不能再把平面媒体形态当作自己惟一的产品去经营。但事实上,就算做了网站,做了移动APP等若干互联网形态产品的传统媒体,依然生存维艰,为什么?因为看似多个平台和出口,但要么经营围绕平面,要么内容围绕平面,要么各自为战形不成互补与合力。
 
  而在新媒体环境下,客户需要的是量身定制的立体化的整合传播方案。可以说,传统意义上的销售人员,围绕某个单一平台去做销售的时代将一去不复返了。传统媒体必须打破单一平台的束缚,以客户需求为导向,重新整合自己的资源,向客户提供新的组合价值。
 
  无独有偶,这一周读了好几遍中国通信业旗帜企业——华为的2014宣言。不得不说,这个产业链任何一个环节都充满了压力,就算华为这样年收入已达385亿美元的公司,也深感压力。任正非这样看待企业生死:这个时代前进得太快了,若我们自满自足,只要停留三个月,就注定会从历史上被抹掉。正因为我们长期坚持自我批判不动摇,才活到了今天。
 
  因此,华为不得不持续调整自己的管理和经营策略,以便为客户提供最有价值的服务和业务组合。而2014年的战略中有三点值得我们思考!
 
  一是改变传统的电信思维做事方式向互联网思维的做事方式转变,这里不是全盘否定电信思维,也不完全放纵互联网思维,而是强调互联网思维的做事方式。二是加快从以功能部门为中心向以项目为中心的运作机制的转变,说白了就是以客户需求为中心,按照客户需求组织项目团队(成员根据项目大小,价值大小从各功能部门配置),一站式解决问题,而不是以前各部门根据自己的特定职责去支持客户的特定需求。三是要在继续坚持稳健经营的基础上,要坚定不移地把握良好的战略机遇,将更多的精力和资源投向未来,在聚焦的战略领域、核心技术和战略客户、战略市场格局上敢于进行战略投入,为公司未来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
 
  回过头来看媒体,尤其是我们这些身处通信行业的媒体,也可以从华为2014战略上学习和借鉴不少东西。
 
  一是按照互联网思维重整资源,把传统资源模块化、互联网化,打造新平台、改造旧平台,以互联网方式生产内容和传送内容、服务客户和调动读者。二是打造全能型项目经理,以项目制模式服务客户,按照需求调用资源。三是打造技术性媒体平台,利用先进的ICT技术彻底将传统媒体的各个流程数字化、专业化。
 
  而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借中兴通讯董事长侯为贵为推动中兴通讯2014年重大变革时的一句话:“如果固守电信业或许还能赢得一席之地,但是,如果固守传统的电信思维,那么,未来可能会一败涂地。”
 
  对于《通信世界》而言,我们要彻底改变的就是传统平面媒体的一切落后模式,包括思维上和行动上的。
 
消息源: 百度百家
相关附件下载:
评论
提交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按热度 | 按时间
微信公众号:梅花网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