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优秀论文推荐:由韩剧热播思考中国电视剧的跨文化传播
2007年09月14日 快速评论
韩剧的流行已经成为一种世界性现象。它以其独特的文化艺术魅力成功地实现了跨文化传播。跨文化传播也是中国电视剧发展的趋势。本文试图从文化与传播学角度由韩剧成功的原因分析中找出我国电视剧相比之下存在的问题与不足,并提出关于我国电视剧如何跨文化传播的方法,以期对我国的电视剧发展有所帮助。

      摘 要  韩剧的流行已经成为一种世界性现象。它以其独特的文化艺术魅力成功地实现了跨文化传播。跨文化传播也是中国电视剧发展的趋势。本文试图从文化与传播学角度由韩剧成功的原因分析中找出我国电视剧相比之下存在的问题与不足,并提出关于我国电视剧如何跨文化传播的方法,以期对我国的电视剧发展有所帮助。

  关键词:韩剧; 热播; 中国电视剧; 跨文化传播

  一、跨文化电视传播


  在一个多种文化的星球上,不同文化的人们彼此间的交流既是不可避免的,又是古已有之的。作为20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广播电视不仅改变了全球人类的生存环境、生活方式、价值观念和文化体验,而且对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公共事务等各个领域产生深远影响,为跨文化传播提供了充实的媒介环境。

  从学理上讲,所谓跨文化(Intercultural或Cross-cultural)是指在交往中“参与者不只依赖自己的代码、习惯、观念和行为方式,而是同时也经历和了解对方的代码、习惯、观念和行为方式的所有关系。而后者被认为是陌生新异的。因此,跨文化包括所有的自我特征和陌生新异性、认同感和奇特感、亲密随和性和危险性、正常事物和新事物一起对参与者的中心行为、观念、感情和理解力起作用的关系。跨文化是指通过越过体系界限来经历文化的归属性的所有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说得通俗些,跨文化就是指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所参与和进行的交流。

  电视无疑提供了展示不同文化肌体的平台,电视剧似乎历史地被推到了潮头,它以当下传播最广泛、受众最多、渗透最深的优势成为文化交流互动中最为直接的艺术形式,它不仅是文化的载体,也是文化的作用物,它既提供了反映文化变迁的丰富素材;同时,社会文化又对电视产生作用,影响电视本身的文化品格,进而影响受众的文化人格。电视作为特定文化的载体,被人戏称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私生活”,正如在爱情中可以表现一个人全部的道德风范,在反映“私生活”的电视文化中也最能表现一个国家、民族的大众行为与思维模式、审美趣味及欣赏习惯等等。作为特定民族的社会生活和特定社会意识形态的反映,在电视作品中确实充满着特定的社会文化因子。电影符号学家麦茨指出:“电影与生活的形似性,不是建立在影像与原物之间,观众对电影的感知本身便包含着文化的符码,观众衡量作品的好与坏、真实与否的标准,实际是一个文化的标准。”

  二、韩剧热播原因分析(文化与传播学视角解读)

  韩国从1997年开始,电视节目的出口每年以33%的速度递增,其中有19%左右的节目是销往中国,出口市场除中国外,还有日本、港台、东南亚等亚洲国家与地区,一些经典剧目远销俄罗斯、埃及和阿拉伯半岛。“韩剧”的流行已经成为一个世界性现象。那到底是什么原因使韩剧如此火暴呢?

  我认为韩剧的火热不仅与韩国影视的营销策略有关,更重要的是它渗透着一种强烈的受众观念和文化精神。

  ㈠“使用与满足”的受众观――韩剧对社会心理的认同

  “使用与满足”研究(uses and gratification approach)把受众成员看作是有着特定“需求”的个人,把他们的媒介接触活动看作是基于特定的需求动机来“使用”媒介,从而使这些需求得到“满足”的过程。 这种新型的受众理论,体现了新型受众研究理论中“受众本位”和“人文关怀”的人本主义思想。韩剧作为一种大众文化产品,必须要满足各国观众的“心理需求”。对受众的满足程度越高,其市场消费使用量也就越大。

   1、对纯真唯美的修饰

  从较早接触到的《爱情是什么》,到青春偶像剧《蓝色生死恋》、《泡沫爱情》,轻喜剧《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再到历史剧《大长今》、生活剧《看了又看》,每一部韩剧都在东亚文化圈获得了成功。爱情、亲情、友情和信义是韩剧的表现主题,也是最打动观众情感的核心内容。韩剧大多描写日常生活中的小人物和小事件,表现手法朴素平实,没有很多刻意设置的离奇情节,故事看似老套,然而剧中的人物就在爱情、责任和良心之间备受煎熬,同样也考验着观众内心的情感尺度。韩剧为亚洲的观众所普遍喜爱,一个关键的原因就是它充分考虑到亚洲文化圈集体认同的价值观念、道德标准和审美趋向,并以传统的手法进行了真实的表现。作为韩剧中的重头戏,恋爱场景的处理一般都比较含蓄,点到为止,很少有让人肉麻的激情戏表演,这反而产生出了比较纯粹的唯美效果。《冬日恋歌》郑惟珍和姜俊尚二人互探心曲那场戏中,惟珍教俊尚练钢琴,她弹的练习曲《梦幻曲》转到俊尚的指间就变成了境由心生的《第一次》。通过乐曲的自然衔接,少男少女初涉爱河时的悸动、羞涩、勇敢和憧憬,都十分真实流畅地表现了出来。惟其纯真,才更显得感人。

  2、对温情和欢娱的期待与满足

  现代人是充满困惑和压力的,每天在工作中承受着压力和挑战使现代人疲惫和无奈。正是这种心态,电视剧成为人们消遣娱乐的宝地。在一些优秀的电视剧中,生活化的气息,人物的对白,以及对这些人物生活状态或方式的转变,都留有给人思考的余地。尤其是这些剧目往往反映生活的原生态,有令人感触的对白――看似浅显其实很有启迪。艺术就是来源生活,正是生活的平淡无奇,才造就了这些剧作者的灵感,把生活比较真实的一面展示给观众,并试图在这些简单和平淡的故事中讲述各种观念和生活方式,同时也迎合了今日观众对温情的期待。

  韩剧的强点就是就是返璞归真,剧情简单,着重的是人物最基本、最发自内心的情感。比如《蓝色生死恋》就是以动人质朴的感情、经典的人物对白、简单却凄美的故事席卷了东南亚。这些电视剧大多有着温情的发展脉落,平淡中有着动人的温情,吸引着向往温情看重温情的年青人。此外,韩剧追求一种“世俗的美”,这种美真诚地描摹世态人情的庸常与无奈,充满人类质朴的爱、同情与关怀,易于被普通大众所感触和理解,也更容易引起共鸣,达到“娱乐大众”的目的。

  ㈡“社会文化心理”的满足: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普列汉诺曾经说过:“任何一个民族的艺术都是由它的心理所决定的,在一定时期的艺术作品和文学趣味中都表现着社会文化心理。”社会文化心理是经过遗传积淀下来的传统的思维模式、生活经验、审美心理等原始心理印迹的集合,在人们的审美领域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当审美客体某种程度上满足了审美主体的社会文化心理需求,就能成功地达成了审美活动关系。

  立足民族传统,依托东亚文化,面向世界性主题,在不断开放中走向成熟。从民族性,到东亚性,再到世界性,是韩剧发展的几个阶段。韩剧中处处渗透着本民族的观念,观众可以通过作品进入到普通韩国家庭的真实生活,感受到传统的儒家文化、家庭观念和协作意识与新生活观念的冲撞,这不仅使韩剧的故事内容充满了民族色彩,而且也触及到东亚传统文化步入现代社会进程中的精神重建问题,因而受到了亚洲观众的欢迎。

  立足民族,洋为韩用,是韩剧走向国际化的一个重要原则。韩剧拿捏民族性和世界性元素的分寸非常适当。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民族的情感体验恰恰是包孕在世界文化的关怀之中。韩剧所表现出的世界性气质不仅仅是借鉴了现代意识和影像表现手法,也在于通过民族文化的表达,容纳并且丰富了我们对共同面临着的世界性文化命题的审美理解。爱情、道德、忠诚、伦理和人性,这些都是古往今来所有艺术样式反复咏唱、孜孜以求的主题。浪漫唯美的情感故事,积极多元的产业运营,再加上对于普通人群、普遍情感的关注与表现,“韩流”从东亚社会到国际世界的文化震荡,再次证明了各民族的文化精神是共通的。韩剧的成功提示我们,只有保持不断开放的文化姿态,相互吸纳,相互融合,才能够推陈出新,在民族形式、当代生活和世界情感之间搭建起通向艺术美的桥梁。

  三、相比之下,中国电视剧面临的问题

  ㈠题材选择雷同


  很多电视剧的创作不是从人们日益增长的审美需要出发,而是什么赚钱拍什么,什么吃香拍什么,如近几年清朝戏走俏,荧屏上就处处花翎顶带,黄袍马褂,声声贝勒格格皇阿玛。甚至黄金事端的广告片,演员也是龙袍在身,金樽过头……《雍正王朝》、《康熙王朝》、《乾隆王朝》撑起的独特风景背后,《康熙微服私访记》部部粉墨登场。琼瑶的《还珠格格》也是一续再续,慷慨亮相。《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神雕侠侣》、《笑傲江湖》则是一拍再拍,既有港台版,又有大陆版。

  此外,当前愈拍愈烂的言情剧也劲吹雷同风。无论什么剧目,总要和男欢女爱挂沟,以之作为剧作的卖点。而韩剧则不同。在韩国青春偶像剧中的爱情既不像中国青春偶像剧那样矫揉造作、扭捏作态,又不像日本那样出现畸形乱伦之恋,它总是能在亲切而又自然、含蓄而又深情的氛围中完成爱的升华,尽管期间连拥抱、接吻的镜头都很少出现。在叙事模式上,白马王子与灰姑娘的模式尽管一再演绎,不断重复,但每次都能给观众以新的精神享受。《蓝色生死恋》、《冬季恋歌》、《青青草》的“悲情”,《浪漫满屋》、《巴黎戀人》、《天堂的阶梯》的“浪漫”、《百万少女成功记》、《皇太子的初恋》、《百万新娘》的“诙谐”,都可称为韩国青春偶像剧的代表作品。

  ㈡文化底蕴贫瘠

  这个问题可以从比较典型的家庭剧与武侠剧中得到启示。

  1、家庭剧

  韩国家庭生活剧一般集数较多,篇幅较长,在情节上注重血缘亲情、伦理美德、爱情婚姻等题材的细腻开掘,剧中点点滴滴的生活细节,都有对家庭、婚姻、人际关系的深入洞察,温情而幽默的台词娓娓道出生活哲理。观众可以通过作品进入到普通韩国家庭的真实生活,感受到传统的儒家文化、家庭观念和协作意识与新生活观念的冲撞,这不仅使韩剧的故事内容充满了民族色彩,而且也触及到东亚传统文化步入现代社会进程中的精神重建问题,容纳并且丰富了我们对共同面临着的世界性文化命题――爱情、道德、忠诚、伦理和人性的审美理解。 如在央视热播的《爱情是什么》、《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看了又看》、《人鱼小姐》、《黄手帕》等的诱人之处就在此处。

  而相比之下,我们的家庭剧就缺少了一种人文关怀与文化内蕴。例如曾一度热播的《中国式离婚》等写尽了人们彼此之间日积月累的仇视,夫妻关系越来越恶化,很少有主人公的自责和反思。尤其是写女人被抛弃后会把自己以前心甘情愿付出的爱意和爱的行为当作仇恨的柴火,搭建破坏的火堆。虽然现实中不乏这样的事例,但是,电视剧也仅局限于此。每一个人都把自己当作标准衡量他人,却看不到超越个人的有普世性的标准。所以这些剧难以见到宽容和自责的细节。

  2、武侠剧

  武侠文化作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被搬上荧屏本无可厚非。但有人却将武侠引向片面,愈武愈烈。包括皇帝在内人人会武,个个善功。当刀光剑影闪过,不见武者之心境和侠者之胆识。很多制片人急功近利,往往忽略了演员的甄别筛选,情节矛盾、内涵浅薄、千人一面、千篇一律。金庸在《神雕侠侣》中借郭靖的口阐述了侠的含义――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但是当今的很多武侠剧却在紧张的拍摄中疲惫了思索,使得作品的历史深度和文化深度在打打杀杀中消遁。

  四、中国电视剧如何走出去

  ㈠确立全球意识


  作为一个国家,韩国文化背景不如中国深厚,其经济实力逊于日本,在影视方面对世界的影响曾经落后于台湾、香港,其国内受美国好莱坞、日本偶像剧影响多年,痕迹深重,“韩流”的出现的确创造了世界文化传播史上的一个“咸鱼翻身”的奇迹,尤其韩国电影、电视剧在整个亚洲风靡一时,甚至出口到俄罗斯、美国、阿拉伯各国,这与韩国 “全球化”视野的文化发展战略是分不开的。而我们要想让电视剧走出去,首先也应确立全球意识。

  ㈡观念转变

  观念转变也很重要,我们的所谓文化交流更多的是打扮好了给人看,但这并不是文化交流,不是呈现只是展示。在全球化背景下,以行政主导的方式推动文化交流实不可取,既便是以文化的方式推动交流也可能使预期目的流产,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采取市场的手段,适应市场需求,也制造市场需求。所以电视剧走出去,应该在观念上弱化行政诉求,而更多地依靠市场杠杆自然而然地来完成。何况地方性电视剧对本国更有吸引力,一部电视剧在他国受欢迎是有很多偶然因素促成的,而我们总喜欢把偶然虔诚地当做必然来供奉着。

  ㈢练好内功

  练好内功是必须的。让一些有代表性的类型剧得到健康稳定的发展。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据《环球时报》 载文说,中国电视剧让邻国观众着迷,表明中国电视剧仍有不少潜力。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观众将倾向于选择那些与他们自己的文化最接近和更紧密的节目,在与中国有着共同的文化渊源和审美价值观念的东亚、东南亚各国,中国电视剧还是有着巨大的市场潜力。《红楼梦》、《西游记》、《努尔哈赤》、《三国演义》、《水浒传》、《雍正王朝》、《汉武大帝》等电视剧就曾在香港、台湾、日本及东南亚各国播出。这些从形式到内容都凝聚着为中华文化所珍视的审美传统和艺术精神的电视剧,在亚太地区成功发行,表明中国文化在漫长的历史中对亚洲各国的深刻影响,而这些电视剧传统的叙事类型、传统的审美规范和传统的文化内容,作为全世界华人文化圈的心理共鸣点,为中国电视剧在国际市场的竞争提供了文化基础。但是,当流行文化和大众作为一种蓬勃生长的新的文化类型,也在不断地引导人们对传统作出新的理解和阐释,电视剧也要求传统文化得到现实的言说。特别是在电视竞争激烈跨文化日益融合的今天,如何争取华语电视的话语权,如何将传统与现代相结合,如何在一个世界多种声音的世界里发出强音,是每一个电视人所必须面对和思考的。我们一方需要走出去,借鉴新鲜模式和表达手段,营造更加宽松的媒介生态;更重要的是努力保持我们的民族特色,保持中国电视剧本身的叙事机制与民族叙事审美传统从而找到中西文化的契合点、兴奋点以及西方的审美习惯和接受方式。

  五、结论

  任何时代,思想的多样性、个性的多样性、风格的多样性、精神的多样性都始终是人类社会繁荣、健康、发展的文化基础,在多元共生的环境下电视产业化发展、跨文化传播是必然之路。“虽然中国目前的电视产业化程度与这样的发展前景相比还有巨大差距,还没有形成真正具有全球化运作能力的电视剧产业集团,没有形成工业化的电视剧生产基地,更缺乏现代文化产业的管理经验” ,但有理由相信,中国电视剧的发展将如同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一样,要经过相当一段过程才能真正参与全球的文化产业竞争中去。中国电视要寻找出路,当前首先要认识自我,突出对我们民族传统和人文精神的认同,保持本土文化族群的特色,凸显本土文化的主体性及尊严放在第一位,惟此,才能在面对多元文化竞争地格局中开拓文化互动整合的新局面,为中国电视整体突围走向世界寻找界碑。

  参考文献:

  [1]胡智锋《电视传播艺术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年。

  [2]《传播学教程》,郭庆光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年。

  [3]《韩国编剧解密“韩流”:我们总是边拍 边写 边播》,www.XINHUANET.com,2005年4月7日 9:26:41,来源:新闻晨报。

  [4]《韩国编剧解密“韩流”:我们总是边拍 边写 边播》,www.XINHUANET.com,2005年4月7日 9:26:41,来源:新闻晨报。

  [5]《反思“韩流”热 专家指出国产剧有三大“弊病”》, www.XINHUANET.com,2005年4月6日89丁树雄:《韩剧<大长今>品牌铸就之术》,全球品牌网 www.globrand.com,2005-8-31 16:50:54。:12:19,来源:新闻晨报。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相关附件下载:
评论
提交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微信公众号:梅花网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