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关于甲方闭嘴,终于有个当事人出来聊聊了
小马宋 2015年11月23日 阅读 1911 快速评论
这件事儿,年初曾经沸沸扬扬,然后被各种喷,现在估计快被人遗忘了。年底了,罗老师肯定不屑于出来讲这么件小事,他在忙着跨年演讲,但是对我来说算是大事,毕竟这一个普通人一年能够做出刷屏级的东西不多。

我想了想,小马宋本人今年做到的刷屏级的东西只有两个,一个是甲方闭嘴这件事,一个是写了一篇百万级别的文章《三年,从月薪8K到资产千万,他是我一个同事》。

为什么会有甲方闭嘴?

甲方闭嘴这件事,要从去年罗辑思维做月饼开始。

我一直想跟逻辑思维发生点关系,这个神秘组织让人有很多想象,但是又不想通过会员这种方式,毕竟几万会员,还轮不到你接近罗辑思维核心的地步。

最初是因为我们办北京听道讲坛,罗辑思维的一个编辑约我,想看看跟听道能有什么合作,我很兴奋的去了他们在建外soho的办公室(当时还是申音和罗胖在一起),但是并没有机会接近罗老师,后来的合作也没有谈成。

第二次,是去年8月份,暴风影音要做客户答谢,我想借机请罗胖来做一次演讲,那么我就有机会跟他聊天,毕竟公司花钱嘛,我借机认识罗胖也是顺理成章,但是那时候他在美国,不能来。

我曾经做过一次演讲,题目叫《从结果到方法》,说的是我们常常被既有的方法困住,导致结果无法完成,正确的方式是先确定结果,再寻找任何可行的方法。在见罗胖这件事上,我算是履行了这个理念。为了能见一面罗胖,我又找了很多方法。

当他们出月饼的时候,我觉得机会来了。因为罗辑思维的月饼每盒都有一张节操券,据说集齐十张就可以召唤罗胖。我终于又找到一次假公济私的机会,我们市场部定制了暴风影音的月饼,买了200盒,于是我就有了200张节操券。后来等到机会,我在国庆节后去见了罗胖。

当时一起跟罗胖见面的有20个人,大家交谈很愉快,但是我的目标是引起罗胖的注意。轮到我发言时,我只说了一件事,我说罗老师,我也做了一个小小的公号,只有两万粉丝,我自己也出了一本书,叫《一本全是广告的书》,在我的公号卖了一万本。因为罗辑思维也卖书,我知道那时他们卖的最好的《战天京》也不过卖了5万本吧。(最近KK的新书已经打破了纪录)所以两万粉丝卖一万本是个很惊人的事情,罗胖当时就说你这个很厉害,我们可以聊聊,能不能一起出本书。关于这件事的过程,我写了一篇文章,有兴趣的可以看看《有20个人去见了罗胖》。

总之我拿到了罗胖的电话和微信,然后两周后约他又见了一次面。当时想出《一本全是广告的书(贰)》,但是没什么好噱头。后来罗胖翻看我的书的时候,发现后面有很多品牌的广告,我说这是赞助商,他们付我钱,我帮他们出一版广告然后刊登在这本书里。罗胖觉得这个方式很好玩,于是就拉脱不花一起聊,后来我们就确认了出书的形式:由我来组织一帮牛逼的广告人,帮助甲方做一些广告,以作品集的方式来出一本书。

后来我们觉得,这样还不够好玩,干脆玩狠一点,就是甲方只管出钱,创意的事我们来负责,为广告人打个翻身仗。最后,这个活动叫做“甲方闭嘴”。

本来,我们预计这个活动要在14年底前完成,但是因为罗辑思维当时很多事,就没有推进下去。我在年前就已经集齐了30位作者,当时还包括少林修女、东东枪、作业本等人,但是后来名单有所变动,因为这个事拖得时间太长,比如作业本去创业去了,少林修女那时太忙了。应该说下东东枪,东东枪是我在奥美的同事,却从没见过面,因为他在奥美广告,我在奥美互动。当时约他还是通过同事牵线,但东东枪答应这事儿有个前提条件:这个活动不能叫“甲方闭嘴”。当然后来我们坚持叫“甲方闭嘴”,他也就没参加,一会儿我会说这事儿。

老金也是我邀请的对象,被果断拒绝了,因为他不同意这种价值观,后来甚至连邀请的一位环时的CD也临时退出,应该也是受到了老金的影响。

这就是甲方闭嘴的起因。

甲方闭嘴的亮相

这事儿最后还是启动了,尽管中间人换了一拨又一拨。在启动的前几天,我们其实还是挺担心的,甚至当时打算先预先谈几个品牌,以保证活动不会冷场。也聊过,假设报名的品牌不够30家怎么办?30个人怎么分客户呢?

但所有的担心,都在罗胖的一条60秒推送过后化为过眼云烟。两个小时候,罗辑思维的人告诉我,已经有200多家报名了。因为报名有72小时的限制,最后统计结果是1500家企业报名了。最后我们要从1500家企业里挑选60家入围的企业。

我们曾经以为,三天内就能决定报名的企业,应该不是那种大公司。但最后的结果是,这1500家企业包罗万象,不仅包括了诸多互联网行业的巨头(比如最后亮相的京东,因为承诺会为报名的企业保密,所以我只说最后选中的),还有很多传统的知名品牌(比如海尔、护舒宝),甚至包括了三家寺院,加上总督府驴肉火烧之类的奇葩甲方。最让我们惊讶的是,有位姑娘甘愿付5万块,让我们帮她做个征婚广告(这个因为各种原因最后未能成行)。

甲方闭嘴亮相的第一周,引起极大的关注。也有挺多有趣的事情发生。比如女人缘特好的陆琪就曾经跟我们各种眉来眼去,结果因为被拒绝,所以一怒之下自己另起炉灶,还发表了一篇长文,截图如下:

结果是陆琪先生自己亲自上阵,要帮客户拍一条无节操但可以狂卖货的广告视频。有意思的是,被甲方闭嘴选中的护舒宝同样找到了陆琪,结果就是《陆琪广告喵》的第一条视频,据说数据很厉害,是的,观看次数绝对是史无前例。我就不拉视频在这里了,各位可以自行百度陆琪广告喵和护舒宝。

至于承诺的卖货效果,大家可以看这篇微博:

算了,甲方闭嘴反正后来也是会被吐槽,我在这里就不要那么刻薄了。

各界对甲方闭嘴的态度

甲方闭嘴这活动在罗辑思维亮相后的一两周,是这个活动最火热的时期,尽管最后创作的第一稿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

甲方自然是热情有加,毕竟有人给你创作,又能在罗辑思维发布,就算广告费也值得了。

乙方里就比较奇怪。

叫好的有,认为这是乙方扬眉吐气的机会。

反对的也有,比如老金从一开始就认为不符合他个人的价值观,因为这样显得不尊重客户。跟老金持同一观点的还有东东枪,当然这个事情我在前面也说过了,如果甲方闭嘴不叫这个名字,影响力肯定会弱一个数量级,我们还是选择了保留这个活动名称。但我个人很尊重老金和东东枪个人的态度和价值观。

还有一类,其实并不是反对甲方闭嘴这个活动,而是反对别的东西。比如有个业内的朋友就过来跟我说:我在别的广告群里看到,都在抨击你小马宋,觉得你招摇过市,对文案团的选择大有问题,你的标准是什么?凭什么选了这30个人。

总之,他们认为这些人不配做中国最顶尖的文案团队,因为还有更牛的人你们没挑出来,在这个团队里,我猜只有团长是大家都可以闭嘴的人,因为团长在广告圈的影响力,谁都没话说。我的回答是,我没什么标准,我既不是按照广告杂志的创意人排名来请的,也不是按照其他标准,我只是按照我的标准选人。不服气呢,那就别瞎BB,有本事自己搞一个去啊。

我组织的人选中,当然有像团长这样德高望重的泰斗,也有8090的生力军,还有跨界的玩家。另外,我只能在我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尽力去邀请,我不能保证我认识全国所有的知名文案,所以你也会看到,我邀请的人当中,至少有8个人跟奥美有关,因为我原来在奥美嘛。

我邀请过我的顶头上司林桂芝,她有她的原因不来参加,我不细说。比如陈永泰,也曾经是我的老大,他当初的参加也是有所顾虑,因为公司不希望他们出来做这种事。所以你看到的最后的结果,那就是我努力的结果,绝不能算是中国最顶级的豪华军团,但至少是水平在最高一层的。

况且,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真要说文案能有个排名,那真是一百年也分不出谁好谁坏。就像脑白金的文案究竟是好还是坏?至今都没有统一的标准。

而互联网圈子里,则是看重这个事情本身的创新性,至于谁的文案更好,他们倒是不太关心。

如果你想关心大家对此事的评价,可以到知乎去搜甲方闭嘴,好的坏的评论都在那里。

甲方闭嘴的结果

一个半月之后,甲方闭嘴的团队陆续在罗辑思维展示作品。具体内容我不详述了。

后来针对这一波作品,又出现了一次次的品评和谈论话题,总之就是这作品太一般啦,没水准啦,策略不对啦,反正民间的大师很多,假装大师的更多,也还挺热闹的。

当然我承认甲方闭嘴给我带来不少好处,至少公众号订阅量至少因为这个增长了一万多。

最终甲方闭嘴要出的书准备做成电子版,其中包括每个人的作品和创作心得,但成书具体在哪天,我现在也说不好。

最有趣的两个结果是这样的:

申音后来做了开干(专门做营销推广的外脑服务的),他有一天跟我聊天的时候曾经跟我说,开干这个想法的的确确受到了甲方闭嘴的启发,所以他很感谢甲方闭嘴这个活动。

还有一个事情,是上个月才发生的,就是有个不算知名的国外户外品牌,特别喜欢我给猎豹移动创作的那句广告语“技术硬汉,想干就干”,他们想用50万来买这条广告语作为他们的slogan。后来我也跟猎豹去沟通过,但是猎豹没松口,我也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这50万飞走了。

我个人的总结

1、甲方闭嘴是我个人今年做过的最好玩的一次活动。

2、整个活动在执行中遇到了很大困难,包括跟甲方的沟通(很多大品牌最后反悔等等),以及跟创作团队的沟通,都很困难。毕竟大家都是临时班子,自己有自己的事情,在创作进度和质量把控上,是很难控制的。这直接导致甲方闭嘴这个活动的拖延,后劲不足。

3、很多人吐槽甲方闭嘴这个活动最终产出的作品不够好。我觉得这些作品有一些确实不能算牛逼,但是你也不能保证每个牛逼的人每次创作的东西都牛逼,这是我在做事之初就想到的结果。但是我看到,每个人对待这件事情的太对都是认真的。实际上有些作品,算上摄影师、插画师、演员模特都是创作者自己刷脸或者掏钱来做的,有的作品光拍摄费用可能都不止五万,大家的确希望做一个好东西出来。

4、我个人认为,甲方闭嘴这个活动本身,才是一个最好的创意作品,就像张欣和潘石屹当年邀请各国的建筑师做了长城脚下的公社,虽然没有哪个建筑作品获奖,反倒是张欣和潘石屹在当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上获得了一个“建筑推动大奖”。所以说,“长城脚下的公社”本身才是一个大创意,而不是哪个具体的房子。

5、这个名字当时是为了有传播效应,其实任何时候,甲方是不可能闭嘴的。一个好的作品一定是甲方和乙方充分沟通并不断审视修改的结果。

·END·

本文由小马宋授权梅花网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相关附件下载:
评论
提交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微信公众号:梅花网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