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写不出稿,大V们都是怎么办的
匡匡 2015年11月27日 阅读 3100 快速评论
写不出稿,其实跟拉不出屎基本区别不大。就像便秘之人无法痛快而欣然地入厕,之前总要经历揉肚子、敲胆经、灌蜂蜜水、食用香蕉或火龙果若干只…等一系列步骤。看看大V们都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豆瓣红人囧叔说:“我认识一些写作、出版圈的朋友,写稿之前有各种各样的仪式。常见的拉屎就不提了,最近听说有:看半小时张爱玲;吃西瓜;听一首勋伯格并在屋里来回走;盘珠子十分钟;用手机拍摄键盘并发朋友圈“我要开始写稿惹”;打一个电话;玩一会儿三消;抄一遍心经;还有把以上若干种都干一遍的。还有放弃治疗的。”

其实说得粗俗点,写不出稿,跟拉不出屎基本区别不大。

我觉得就是一种变相的“等屎来”的酝酿期。就像便秘之人无法痛快而欣然地入厕,之前总要经历揉肚子、敲胆经、灌蜂蜜水、食用香蕉或火龙果若干只…等一系列步骤。

尽管如此,最终有无结果,还是得交给老天。有的人,甚至为此成了“著名拖星”,逼得数名与之打交道的编辑生无可恋,这里恳请他自觉对号入座。

这两日经历了极其痛苦的憋稿,面色之凝重,气场之肃穆,努劲儿之惨烈,都是载入个人史册的。用隔壁小编西蒙官人的话就是:蛋疼菊裂。

究竟搞不出稿是什么心情和状态呢?就此话题,我郑重@了朋友圈的一帮作家、网红和广告文案们。

作家、编剧、编辑、记者组

史航

(著名编剧,微博大V)

写不出稿子或本子的时候,

我就对生活更增加热爱,

一般会去逛旧书店,买很多书,

像你们女人失恋了就去买衣服买鞋一样,

所以我家里书那么多,

就因为我写不出稿子的时候特别多。

洁尘

(著名作家)

马上出门,乱写几句。

其实…没有写不出来的时候,

只有写得好、写得还行和写得惨不忍睹。

毛路

(畅销作家,编剧)

剧本的东西如果写不出,

会找个同行一起聊,

通常聊着聊着就会有感觉,

因为是团队创作,一般不会拖,

有一批人会推着你走。

再说,编剧的稿费远高于写其他文字,

这也帮助了你不会那么拖。

苏辛

(畅销作家)

经常的。

心情就是:好吧,写不出就不写罢,

总有一天会写出来的。

然后就去干别的,

每天在心里鄙视自己。

最后就像发酵了很久的酒,

嘭!有一天喷出来。

SunSun

(美食记者)

写不出稿简直就是目前的日常,

憋稿之时,会突然想起一件久未接触的物件,

于是乱翻一通要将其找出;

会突然检查日用品哪些需补货,然后逛淘宝;

会查看账单看今个月什么花费最多;

会刷牙、会刷鞋、会洗澡、会给猫洗澡;

啊!为了填补写不出稿的空虚感,

我做了好多无意义的事,

去制造出了更大的空虚感啊!

张躲躲

(畅销作家)

写不出稿来的时候很多。

其实大多数约稿我都写不出,

或者说我写的东西总不符合编辑的要求,

他们让我按要求修改,我又懒得改,

干脆任性地丢到网上拉倒,

痛失许多挣稿费的机会。

但有的稿子,比如长篇小说或故事集,

合同签了一定要写,又写不出来时,

就特别难受,有时会做噩梦,

梦见考试不会答题或跑步迈不开腿,

然后就怀疑自己的能力,怀疑人生。

咬牙挺过去,

看最喜欢的小说或电影找灵感,

翻看完成的稿子找突破口,

总能扛过去的,

这种云破天开的感觉又成了最享受的事。

王大姿

(电视编导)

我觉得打着提溜死不写稿并不是拖延症,

就是对题目没话说,

为了稿费又不得不硬说,

说到底对此题目是否有谈论的能力,

都相当值得怀疑。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

不要为了点钱硬掰扯,

不制造废话与垃圾,

给自己存点颜面也是对他人的尊重。

这点觉悟都没有还是别写字了。

网红、文案组

顾乡

(叛逆网红少林修女、微博大V,

对这个世界的最大热情就体现在:叛逆!)

写不出不写。

从不接合作。

稳稳的蜗牛

(著名网红,微博大V)

会有很多时候写不出来,

确切说是不知道写什么。

写行业吗?自己写得很肤浅;

写案例吗?那么多分享案例的账号,

我写也不会有什么不一样吧;

写鸡汤吗?好像写过了。

就这样一个一个排除掉,

然后就走进了死胡同。

BUT  Wuli圆圆说过:

写东西做事情就是要发现已知中的未知,

这样想的话,死胡同就活了。

苦逼老湿

(著名段子手,微博大V)

明明很忙,还会去抽烟逃避。

有时候敲出来一段文字,

又拿不一样的话重写一遍那一段,

再结合一下,这招挺管用的。

骚瑞婆

(著名网红,微博大V)

写不出稿时会很焦虑,

看着截稿期一点点到了,

没有任何头绪。

我有个严重的毛病:

越是deadline越会破罐儿破摔,

毕竟灵感和思路,有就是有,

没有硬憋不但没效果,

且整个人会写得很狂躁。

于是我会戴上耳机听会儿歌,

逛逛微博豆瓣淘宝,或干脆睡一会儿,

看看之后能不能好一点。

但其实,脑子还是在转的,

会突然在听歌时想到些什么,

在网页上get一些词儿,

或在睡觉时整理出如何开头结尾。

陈导

(超想变木村拓哉或占领他脑海的copy)

想象自己变成坂田银时,

一边抠鼻屎一边把脚翘在桌子上,

瞪着死鱼眼发会儿呆,

然后站起来掀桌,

默默滚去睡会儿。

罗勒酱

(小脑袋污污的外星萌少女 copy)

写不完了写不完了,

怎么办我还要去喝酒玩耍调戏小帅哥,

好困啊,想出去玩,想呲火锅,

不要啦不想写了,

啊啊啊哎算了不写了好烦啊,

算了我还是好好写吧(热爱工作脸

空空

(总是控制不住麒麟臂的中二老少女 copy)

最大感受就是想冲自己开一枪。(谜之微笑

西蒙官人

(戛纳广告节金狮奖超想获得者)

写不出字来时我就瞎编乱整,

弄篇文章发上去凑活先,

然后,掉了5个粉。

(当然,这是我私人号的。

公司的话,我都是严阵以待的,

老板请务必看到。)

张小爷

(吃货圈里最挑食、吵她睡觉会被打的copy)

类似测试程序的时候,

后台跳出一串错误字符,

然后这个bug怎么改都继续跳错的感觉。

好了,之所以攒这么一篇东西,就是希望客户和阿康知悉:写字这件事,不是拧开水龙头就有的,不是像喷泉24小时自动往出冒的;5点半派brief,6点下班就要,是会死人的。(Wuli老板赵圆圆请忽略,他没有写不出的时候。因为不懂得,所以不慈悲…)

原作者:匡匡

来源:奥美红坊

相关附件下载:
评论
提交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微信公众号:梅花网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