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活在VR的阴影下,AR终于要扬眉吐气了?
阑夕 2016年07月29日 阅读 2128 快速评论
AR虽然目前看来只是一个「过渡」性的技术,但与VR主要局限于游戏和电影等少数几个垂直行业不同,AR的应用行业品类十分丰富,相当适合见缝插针的渐进改写人类现有的生活规律,反而产值变得更高。


「Pokemon Go」的横空出世,就像一道满汉全席,几乎满足了所有食客的味蕾,用户沉迷其中自不必说,这款游戏的商业背景亦是工匠企业(任天堂)、科技企业(Google)和创业企业(Pokemon)的协力共赢,甚至连高墙伫立的中国市场,也从这又一起「现象级」事件中吸取到了「IP致胜」的养分。

同样自认成为短期赢家的,还有AR(增强现实)的技术。

AR和VR属于前沿信息技术的两项分支,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和而不同」的竞争关系,但是后者在资本市场的热度一直高于前者,这种厚此薄彼使得AR的拥趸始终不太好受,尤其是Google Glass这款AR明星产品从惊艳亮相到没落流产的过程,更是令人气馁。

的确,AR缺乏VR所具备的「革命性」元素,包括对于场景、感官和体验的彻底重塑,VR都承载着崭新的想象空间。因此,在产业资本相继入局的最近几年,创投行为都集中在VR行业,相比之下,AR则近似于研究层面的「赠品」,颇有「鸭嘴兽」的风范:进化不够彻底的产物

问题在于,正是由于VR的侵略性——它所取得的一城一池都将建立在对传统行业的摧毁上——加上新兴硬件从极客发烧走向家庭入门的昂贵成本,VR的普及效率会是考验资本耐性的一个重要问题。

恰恰相反的是,即使作为教育市场的工具,AR的活力恐怕都是被低估的:它在技术上易于开发却不过度依赖终端设备的支持,对人体感官的影响足够克制且具有普遍意义上的友好性,适用于融入而非取代现有的各种交互式体验——比如Snapchat的视频滤镜特效,就是非典型的AR应用,门槛低到任何国家、任何种族、任何年龄的用户都能乐在其中。

Snapchat的AR创意也受到了Faceu等中国产品的抄袭

AR行业亦应感谢「Pokemon Go」这支兴奋剂的诞生,它所唤醒的,不止是世界对于AR技术的关注,还有聚焦于创造力方面的启蒙。一些原本覆满尘埃或是即将崭露头角的AR应用案例,也值得放大一览。

游戏应用:‪father.io‬

这款游戏绝对称得上「前所未有」四个字

在产品尚未制作成型、仅有几支实验性质的宣传影片时,「‪father.io‬」的开发商原本只想在众筹平台Indiegogo上募资5万美元,而用户的踊跃出资则在不到半年时间里将这个数字翻了七倍之多,将总计近40万美元的现金拱手相送。

可以将「Father.io」理解为一款AR版的「守望先锋」——连Logo的表现和世界观的设定都不乏致敬之处——第一人称的射击加上与户外实景的连接,这款手机游戏在测试期间就已获得了极高的支持率,长达三年的开发时间也说明了产品打磨的精细程度。

「Father.io」原本只是希望通过移动应用来实现它的游戏体验,但是因为手机芯片的迭代速度太快,而众多手机型号之间的差异也较为巨大,使得「Father.io」在开发后期推出了可以适配所有智能手机的一款外设(售价18美元,夹在智能手机的机身上),用来统一调度游戏数据。

宣传视频中甚至展示了一名玩家通过操作无人机和队友配合参与歼敌的画面,这亦体现了「Father.io」的野心,它将实景世界作为战场,衍生出的交互能够支持各式终端——未来还可能包括其他的可穿戴设备——重现了科幻小说及动漫中的场景原型。

想想《安德的游戏》或是《杀戮都市》吧,不知到了「未来已至」的时代,文艺创作的想象力又该如何开拓其日益狭小的边疆?

驾驶应用:捷豹的概念HUD系统

辅助驾驶系统历来是传统汽车制造商的研发重点

如果不是特别妄自尊大,所有人都应当承认,无人驾驶是一个好东西,但是距离这项技术的普及——以及对于整个现代交通系统的改造——必然还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在那之前,帮助人类更加安全和方便的驾驭汽车,仍是工业科技关注的重点,基于AR的创新亦从未缺席。

「Virtual Windscreen」是捷豹汽车研发的新一代辅助驾驶系统,它将原始的HUD(平视显示器)从业界普遍使用的独立显示屏变成了投影在前挡风玻璃上的虚拟信息,让驾驶者的注意力能够更加集中在视线的正前方,同时直接在道路上呈现信息。

捷豹还考虑通过AR技术让车辆的A柱和引擎盖「透明化」,以便更好的实现全景驾驶和极限降低视线盲区。

由于涉及到极为敏感的安全问题,汽车行业的发展难逃保守风格的约束,从科技的角度来看或许显得惰性十足,多一些特斯拉和Google这样的「牛虻」给予刺激,也不是坏事。而来自传统制造商的被动创新,自然也有其实用及历史价值。

广告应用:宜家的AR版产品目录

在样式上注重推陈出新的广告行业——以4A公司为首——倒是对AR应用喜爱颇深,它们乐于尝试新的技术促成订单,同时有着客户买单和兜底,商业链条健康而完整。

宜家每年年初发行的产品目录是其悠久传统的一部分,精美的印刷品配合北欧风情的家居图片,能够十分有效的激发年轻中产家庭的消费欲。而将AR运用到产品目录的数字化改造上,则是宜家最近几年发生的新变化。

在宜家推出的独立App中,用户可以扫描纸质产品目录内的家具样品,然后将其「拉」到现实世界,直接「摆放」到房间中,实际体验这个家具的尺寸以及与室内风格的搭配结果。

这种形式也广受广告公司的青睐,经由画面传输能力日趋强大的手机摄像头,在拍摄过程中埋藏「彩蛋」是为用户创造惊喜的绝佳手段,同时也降低了广告本身的硬度。

根据美国专利局的公开信息,Snapchat也为其广告系统提交了AR方面的专利,它希望能够对用户的拍照场景进行分析,进而推送实时的精准广告,不是通过Feed流,而是直接浮现在画面中,比如拍摄一座商场的大楼,便可直观看到有哪些商户正在打折促销以及前往该店的导航路径。

以及……

来自投资银行Digi-Capital的一份报告预测,2020年VR和AR将瓜分高达1500亿美元的市场,其中AR将分到1200亿美元,也就是80%的蛋糕。

简而言之,AR虽然目前看来只是一个「过渡」性的技术,但与VR主要局限于游戏和电影等少数几个垂直行业不同,AR的应用行业品类十分丰富,相当适合见缝插针的渐进改写人类现有的生活规律,反而产值变得更高。

在《钢铁侠》的电影中,盔甲与「贾维斯」的组合也象征着AR和AI(人工智能)的携手,效果令人尖叫。

相比致力于「创造一个神奇世界」的VR,旨在「然让现在这个世界变得神奇」的AR同样值得期待,不是吗?

·END·
本文由阑夕(微信号:techread)授权梅花网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相关附件下载:
评论
提交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微信公众号:梅花网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