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卖胸卖肉营销产品的年代过去了!
陈锦鹏 2016年12月02日 阅读 1535 快速评论
产品要靠卖肉卖胸引起关注,要么产品废了,要么就是经营产品的人废了。胸肉与产品有必然联系吗?基本没有,那看胸看肉时,到底在看什么?

所有成功品牌都不是从污秽之地起的,污秽和卑微是两码事。错了就错了,这么成熟,代表行业口碑的企业,应该不会犯常识错误,常识往往就是原则。

阿宝调性应该早就过了靠胸肉来营销的阶段,野心不死要做社交,逼到墙角,什么损招都弄出来。肉体,成为产品最后的疯狂诱惑,产品和经营人就有问题,没招了。性幻想永远是撩骚欲望最直接力量,包括卖货,但春药过后,基本一地鸡毛。

靠卖胸卖肉营销产品的时代过去了,那些意淫的操盘手,别鼠目寸光总猥琐盯着裤裆,那块地说大也大,说小,狗屁都不是。网友调侃“就不能好好做个钱包吗?”“不是你的菜就别去摘,胸是阿宝做社交最后的子弹!”“没钱的男人连说话,看人资格都没有!”“怡红院在网上开店了!”“小王说,O2O卖淫,很屌!”。

阿宝影响很大,是个银行,别人搞约炮和露底裤,叫摸索前进,阿宝来凑热闹,不好意思,跟老百姓的钱关系太大,不能让银行去搞妓院,且手伸到学校。4.5亿用户,大批美女露骨图片横行,阿宝真脑残了,这是最低级错误。

央妈以“批圈子,要有底线意识,别学坏样!”敲打了一下,阿宝能读懂这个信息量巨大的标题吗?人家最痛恨搞圈子,非得要搞圈子;打腐如火如荼,非得来碰;前车之鉴还没了结,非得在互联网上添捣乱的柴火。

从策略、效果、口碑、以及社会影响,阿宝这次走了一条草包之路。没父母希望自己女儿在网上去卖,更没父母希望儿子赚的辛苦钱,去打赏那些不劳而获的鸡。那些靠胸卖货、忸怩魅惑、网红刷胸脸,乞求打赏变现的人渣,就是社会的祸害,阿宝想推波助澜,打着业务拓展名义,为黄色事业做贡献,这条路真走偏了。不要跟体制扯上,在美国也不可能允许一个4.5亿用户软件这样,FB和推特若如此,第二天就会破产。

人类底线就是那块遮羞布,丢开这块布,一切就完蛋。在道德作风严打的理想情怀下,竟然有人还敢挑战底线,这个逻辑太low了。理由很充足“其他约炮、直播、卖淫嫖娼横行霸道,凭什么阿宝就不能露骨点,不就是传了一批露的美女照片,没啥了不起,现在到处都是圈子,校园和白领日记,只是圈子而已,这是产品改进和调整!”。

中国死掉的企业都是死于盲目扩张和什么都想做,还有把胸肉做稻草。安安静静做电商,支付,会死吗?也许会死,死掉也是人不行。目前电商、民营支付,阿宝应该处在首位吧,看到别人社交做的好,那种内斗和挑衅永远嫉恨在心,总想搞点事抢别人市场,抢不到,搞乱也是一种成就感。

曾经最熟悉的品牌“太子奶”,开始做的风生水起,年销售30亿,轰动中国,标王了央媒。盛名之下,没控制住裤裆,也想卖胸卖肉,欲望开始烧遍全身,再冷的冰也浇不灭老板牛闪闪的野心。人在失去理智时,欲望就是灾难。

奢靡享受、铺张浪费,老子第一,开始扩张建所谓的商业帝国。地产、传媒、娱乐、妓院都想搞,别人给钱都分不清是帮助还是陷阱。几年后,奶没了,人也进去了,家破人亡,被资本玩了,痛心疾首,回到原点,一切都是自作孽,暴发户心态想挑战社会底线。

阿宝跟太子奶这种暴发户心态有点像,无所畏惧,对人、市场、人性、常识缺乏最起码敬畏。把一个国家的年轻人带上拉开裤裆的游戏中,阿宝不能做,平台太大,影响太大。金闪闪的1200亿,祖国会记得阿宝的贡献,但不要“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现在跟人讲道德,别人会骂你有病。戾气滞胸的个体,有一种干燥鞭炮遇火的饥渴,谁反社会、骂人、骂街、下流、捣乱,谁就是英雄,所以“咪咪”是时代戾气产生的怪胎。阿宝看穿如今人内心的龌蹉欲望,但有的东西看透了,不能做,去做,性质就完全变了。

客观的说,目前社交产品,小Q算是有底线的,不主动抛肉。建一平台,人通过平台和人发生故事,龌蹉也好,浪漫也好,作为平台不能旗帜鲜明拉皮条。那些约炮、直播、偷偷搞的软件都在极力洗白,为什么就不能把人的欲望想高档点?品牌从上往下做,容易,从下往上做,比登天难。

一个没道德敬畏和底线研发的生态环境,人胆大是出乎意料的,谁在纵容这些妄为、挑衅人性、讽刺社会的无耻行为,只有一个“钱”!阿宝只认钱,不认人,有钱就认为可摆平一切,包括人性。看似是看透了社会病根,却没读懂背后的人性逻辑,这个社会不都是那些荷尔蒙亢奋无聊者,还有家庭、小孩、父亲、母亲。

扎扎实实做个钱包,一定前途无量。阿宝应该很聪明,为啥就搞这一出,是冲动?还是营销?还是真没招了?是被偏爱的任性。这次姑且叫营销,本质是打算让一部分先黄起来,最终带动大家一起黄。

用脚趾头想想,这是一条不归路。4.5亿用户边买卖东西,顺便约个炮,然后嫖下娼,这日子多美啊,激励那些不买东西的使劲买买买,得到某女或某鸡的青睐调戏,把男人的裤裆钱包,永远绑在阿宝的腰带上。

“校园日记”是真的触了社会底线。不管多少人说“天朝大学就是妓院,大学生卖淫已司空见惯,大学周边旅馆都是鸡窝,晚上到处都是鸡叫!”,但阿宝不能趁这个势,教育没解决的问题,阿宝来煽风点火,甚至嘲弄,这是社会大忌。

大学生卖淫、直播、外围女,现在是社会、家庭、爱情、婚姻最痛恨和敏感的话题,已走入一种死胡同。出卖色相、肉体、荒废学业、拜金主义,商业过度侵蚀,资本吸血大学生,让如今大学头疼。有责任企业和资本不能火上浇油,一个社会真开放,不是肉体,那是最低级动物式虐狂。

“白领日记”又是什么?是爱情和婚姻的二次元麻醉剂。很多时候,世界很安静,但一旦进入色情交易为核心的“怡红院”,一切都可能会成为炮灰。男女朋友、老公老婆,有几个希望对象去勾引那种幻想,为了业务?为了生意?为了卖货?这是理由吗,在一个上了床都没结果的年代,爱情婚姻还是逃避不了人内心永久渴望的宿命。可以撩骚,但不要帮助别人撩骚,阿宝的烟幕弹,在产品线条下,暗度陈仓各种欲望穿梭,不妥。

第三方移动支付比社交市场大多了,达10万亿,2015年阿宝占66.3%,这么大的优势和前途,有啥理由还要去搞社交,还加色情;面子?用户粘性?还是不服气?社交领域没搞好,有啥面子丢的,就不该介入,专业人做专业事,小Q如真的发力支付,阿宝未必是对手,但人家知道自己优势在哪,支付只是保证主业的畅通。

为刺激用户消费,刷出大量露骨图片,告诉用户,没钱,不到积分,就是蚁族,社会分层,首先在阿宝那里就分了。不到750积分的人,为了解决寂寞、幻想、意淫、口水,想办法达到这个坎,就以看一张露骨图片,得到鸡的认可而洋洋得意,这不就是当年日本AV时代吗。

有用户就要去搞社交,这是一个变态逻辑。银行这么多用户,也可去搞;电信移动用户比阿宝多,没搞;很多手机一年卖亿部,顺便也搞个社交;为啥人家不搞?呵呵,反对的人说,他们思维落后,不超前,搞不懂市场,有的也搞过,失败了。聪明人知道自己专长在哪,失败了,放弃,不是无能,是尊重市场和自知之明。

说到底,什么叫社交?“自己不优秀,认识谁都没卵用!”。个体价值,要通过别人体现,那是心虚和自卑。不断求外的心灵,空虚了真正的灵魂。《功夫熊猫》里“乌龟”有句名言“看着这棵树,我不能让树为我开花,也不能让它提前结果!”,做产品、做企业、做人都是水到渠成,任何怪异的招数,要么打不到别人,要么自伤。

·END·
本文由蓝天和白云授权梅花网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相关附件下载:
评论
提交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微信公众号:梅花网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