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1元最美公益”炸裂朋友圈!创始人是这么说的——
苗世明 08月29日 阅读 7670 快速评论
今天一早,造小就的朋友圈被“小朋友”画廊的公益广告刷屏了,其背后的WABC无障碍艺途也进入了人们的视线。造就请来WABC无障碍艺途的创始人苗世明,分享一下他的故事和坚持。

原标题:“小朋友”画廊刷屏背后:带你认识保有原生力量的WABC和苗世明

来源: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造就(ID:xingshu100)

作者:苗世明


编者按:今天早上,当大家还沉浸在七夕的“虐狗”氛围时,朋友圈又猝不及防地被一组“小朋友”画作刷屏了,更准确地说是是炸!屏!了!大家纷纷表示画作相当“惊艳”。

相信大家已经知道了,这组刷屏画作,正出自腾讯公益、 “wabc无障碍艺途”公益机构联合出品H5——“小朋友”的画廊。用户参与扫描二维码后,只要1元或输入任意金额,就可以“购买”下心仪的画作,爱心画作可以保存到手机做屏保。

最最让然惊奇的是这些让人惊艳的画作(总共36幅画作)全部来自患有自闭症、脑瘫、唐氏综合征等精神障碍的特殊人群。他们其中最小的11岁,最大的37岁。

每个画作都有一个文艺的名字及画作的文案解读,再配上“小朋友”的一小段录音,让人体会到每一副画作的背后故事。

H5很快在朋友圈疯转, 截至中午12点,不少朋友在朋友圈表示出现问题,付款后不能保存。目前,腾讯已完成1500万目标筹款。

案例详情

“小朋友”画廊究竟为何刷屏?大家怎么看

“小朋友”画廊炸屏级疯转,也在梅花网vip群引发了一场大讨论,梅小花集结了部分精彩回答,来,大家一起看看。

@豆瓣小姐:“做公益也可以轻松点,不用总搞的气氛沉重,煽情泪流满面!”

@onlyqueen:首先还是对画有感觉,有喜欢的画才会想去购买,内容最重要还是需要先有让人感兴趣的东西。

@清若:本身画就有一定的艺术感染力,从心理层面来说,每个人都有追求美好事物的心理冬季,其次整个活动设计特别简单,减低的参与成本,同时因为公益满足了大家去表达自己一个好人的愿望,帮助大家更好的去表达自己的价值观,更好的却得身份认同!最后,画又美好,也满足了大家炫耀的一些心理,我还是有品味的。

@大鹏:1、腾讯背书,迅速抵达超过9亿的用户;2、门槛低;3、与“我”有关;4、每个画作背后的故事,唤醒读者情绪;5、口口相传;6、情结

@Misso:活动本身就很独特新意,而且只需要一元钱,就能做公益,何乐而不为?

@金光闪闪:画作精美,非常独特,重点是种类丰富(总共36幅作品),覆盖了不同人群的审美,比如我的朋友圈就有很多人在讨论哪个画作更好。每个画作选择都是自己个性的展示及审美情趣的表示。

“小朋友”画廊背后的故事

“小朋友画廊”刷屏后,背后的公益活动的发起机构上海艺途公益基金会(WABC无障碍艺途)也浮出水面,这是一个给自闭症为主的心智障碍人群做艺术疗愈的中国组织,目前在北京、上海、广州等 10 个城市,培训了 50 个全职的「疗愈师」,引导心智障碍人群参与艺术创作,让他们从中抒发情感,获得改变。

苗世明, WABC无障碍艺途的创始人。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是一位艺术家和策展人,2009年创办WABC无障碍艺途,2013年获得华尔街日报“中国创新人物奖”。

以下是苗世明的自述,一起来看看“小朋友”画廊背后的故事?

以下内容来自公众号:造就(ID:xingshu100)。

今天一早,造小就的朋友圈被“小朋友”画廊的公益广告刷屏了。

这些画以及他们的作者,正是造就演讲者中的一位,而且时间正好是一年前。

苗世明是WABC无障碍艺途的创始人,他一直在坚持做的,是去挖掘这个人群背后巨大的原生创造力。

封面的这张画叫《大海》,每次看到它内心都充满了抑制不住的感动。感谢他们的坚持,感谢他们去寻找人世间的自然之爱,感谢!

下方二维码将进入“小朋友”画廊的公益页面,希望大家多支持。

一起感受艺术的治愈力量

————————————————————————————————————————

苗世明

WABC无障碍艺途创始人

今天我来给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故事。

7年前的一个事情对我产生了很大影响,从那时开始我就在寻找一个原生的世界。

话题就先从我小时候开始讲起吧。

我大约是3岁的时候开始有一些意识,那时主要感觉到的就是我的爸爸妈妈经常在吵架。

我的整个童年都处在家庭的纷争中,所以我的情感很多都是放在家以外的东西。

在我印象里,我更喜欢跟外面的朋友玩,喜欢一些小动物,还喜欢看一些风景,但是就是不喜欢回家。

有一天我妈妈给我买了一只小鸭子,毛茸茸的活的小鸭子,我特别喜欢它,因为它身上有一股香香的味道,生命的味道。

我每天都会去闻闻它,感觉很开心。

那时我大概5岁,可我养了还没有几天,突然有一天中午,找不到这只鸭子了。

我当时住在姥姥家,和舅舅、妈妈都在一个平房的院子里。我听到舅舅在喊这是谁的小鸭子,我赶紧跑过去。

但是等到我到达的时候,我看到的那只鸭子已经变成一个相片了,就是我舅舅一不小心把它踩扁了。

当时我就…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去表达自己的情感,我非常痛苦,就失声大哭,就觉得手里还捧着这只鸭子。

这个印象特别深,就看着它怎么变成平的了。

我舅舅当时的反应实际上对我也非常有影响。他很平静,或者说很冷地问这个鸭子多少钱。

因为我记得妈妈告诉我是5毛钱买的,就随着那个气氛说5毛钱,我舅舅就拿出一张崭新的5毛钱塞给我。

看到这个5毛钱,我哭得更厉害了,因为我觉得钱是不能代表生命的。

从那以后,我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对金钱非常厌恶,这可能就受到小时候这件事的影响。

这是关于我的第一个小故事。

第二个故事,是我7岁那年开始上幼儿园大班。

我特别调皮,去的第一天就跟班上最厉害的男孩打架,我打赢了,很像动物世界里斗胜的动物这种感觉。

但是老师把我关在一个小办公室里面,等我妈妈晚上接我回去。

这时候其实一个人在屋子里,看着窗外天空渐渐暗下来,我觉得挺伤感,挺孤独的。

我很想出去,很想获得自由。

这时候我看到桌上有一张纸,我开始画人生当中的第一张画,我想画一点东西让老师知道我内心的感受,让她知道不应该把我关起来。

我在这张纸上画了巨大的树,画了很多小鸟,有的在飞有的在树上。

第二天老师告诉我妈妈,说你应该让他学画画。

从此我开始自己画画的历程,从那以后我也特别喜欢去创作,去通过画画表达自己的情感,并一直持续到高考。

我2003年从中央美院毕业,之前觉得画画还可以上学真是太好了,其他的学科我都不是很喜欢。

大学毕业后我还当了三年老师,但后来也是很痛苦,因为都是应试教育,参加高考都要画的很美啊,很完整啊,很精细啊。

一直到2009年,发生了一件对我影响蛮大的事情。

我在北京策划798双年展,那时候我们策划了一个叫WABC计划的项目,其实就想让人人都当艺术家,让一些社会底层的人群去学习现代艺术。

但这个展览做的不是很顺利,一段时间后我就发现找不到这样的人,他们都很忙。

结果我后来在北京朝阳区亚运村一个社区里面找到14位这样的人,他们被称为精神障碍、智力障碍、自闭症、脑瘫、唐氏综合症等各种情况。

我当时陪着他们一起画了一个月的画。

这件事对我改变非常大,印象特别深。

其中有一位男士,他被车撞过,有点智力障碍,他每天只用铅笔画一些小人,但是我发现他每个小人画的都不一样,这让我很震惊。

我觉得他其实是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感触,有自己的情感。

我好像发现了一个我不太了解的世界,他明显比我画的都好,每一笔都发自自己的内心。

后来那个展览挺成功,很多公众媒体去关注,到后来我才发现,这样的人群比例在中国其实很高,但是我们并不了解他们。

于是我就思考,可能是我们预设了正常和非正常这样的语境,很多这样的家庭不愿意把孩子带上街头,所以我们看不到他们,不像欧美国家,你会看到他们去超市去坐公交车。

另外一方面我也发现,其实这样的艺术在上世纪40年代的法国已经有了,杜飞曾提出过一个词叫ArtBrut,他将其称为原生艺术,就是指精神障碍患者的作品,民间艺人的作品,还有通灵型人的作品。

所以那时我就想可以做一点事情了,可以陪他们继续画下去。

他们会去表达自己的情感,他们不只是疯子傻子。

其实他们有意识,有自己的感受,只是你听不懂,或者说你看不懂。

从那以后,我就终于找到了一件自己喜欢做的事,就是寻找梵高。

梵高也是个活着的时候并不被公众认可的人,但是他非常热情,他是一个可以用自己的鲜血去创作作品的声明。

这是我今天带来的三个案例,三个小朋友,我看到的三个生命。

《大海》

这是来自广州的一个叫捷麟的孩子,他的画让我觉得很震惊,因为他可以非常强烈的用自己的情感去表达。

捷麟是一个1994年出生的自闭症患者,他在创作时非常投入,而且非常有情感。我见过他第一面以后马上从广州回到上海,因为手头还有事情。

但是大概两天后,他妈妈就给我发了一张画,就是画我跟他的合影,画得很像,甚至触动了我,我说我一定要帮助他,或者说陪伴他。

大家看今天活动主形象图用的这张画。我看到这张画时觉得很震撼,但我不知道你们除了震撼以外还看到什么?

我觉得我看到了自由,是一种人性对生活、对自己情感表达的自由。

第二个孩子小龙,我私下里叫他龙哥,因为我总是会从他身上收获很多东西。

他在布框上去画这种像油画的作品,然后还用了一些粉笔,他画的是他的妈妈,他这一系列我都觉得特别有触动感,非常简洁。

小龙

小龙是双鱼座,情感非常丰富。

我觉得他有点现实浪漫主义,明明是一个火烧云,但是他可以把海洋都变成红色。

我觉得我看到的是爱,是人与人的爱,是人与自然的爱,甚至是人与宇宙的这种爱。

这种原生的语言能够非常真诚地去触动你。

第三个孩子叫小宇,我在他9岁时遇到,教了3年。

这个孩子特别有意思,就是来回乱跑,乱扔东西,典型的自闭症情况。

大概教了一年时间,突然有一天,他妈妈拿过来一个圆形的纸盘子,过生日用的那种一次性纸盘,上面画了很多漂亮的色彩。

我说,哎呀,太棒了!

我就跟他妈妈说,你不要让他再去画房子、树、车,因为他妈妈总是强迫他去临摹,实际上这孩子并不喜欢。

我从这里看到了小宇的世界,我说你就让他画200个盘子,需要任何的物质支持,我们来提供。

同时你也不要去干预他画的内容,他画什么都可以。

结果一个月以后,他妈妈带着这些盘子回来了。

这只是一部分,还有非常多,包括他看完梵高的星空以后,还会画一个像星空一样的盘子,非常漂亮,很震撼。

我不知道你们能看到什么,我来演讲之前我也想了想,我觉得是纯粹,是一个人用这些色彩,这些工具,特别纯粹的去表达自己的情感,而不是你要我去像谁,其实你就是你自己,你能很真诚很直接的表达自己的情感。

这一系列盘子对他妈妈的改变也非常大,他再也没有那么要求自己的孩子,而且这小朋友也就越来越愿意很配合身边的人,因为他的语言出来了,你接纳了他,他们就不会再闹,也愿意去跟你有一些互动。

所以这样的一个故事我们就做了六七年,在很多城市里不断的去寻找,或者说去发现这个世界,去找到更多的故事带给大家。

到2014年的时候,我遇到一个事情,我觉得真的很是机缘巧合,因为我们有一个孩子叫言言,他是宝山的自闭症男孩,也是我四五年的学生了。

我去他家做家访的时候,他家里有只小鸭子,他特别喜欢小鸭子陪着他,他妈妈告诉我他喜欢香港的大黄鸭,然后刚好14年年初大黄鸭的运营团队来找我:大苗,你是策划人,你是艺术策展人,帮我们想想大黄鸭怎么进入中国。

我说太棒了,我说我这有一个孩子,他有一个梦想,希望大黄鸭到上海来,你能不能接受我们这样去做一个策划合作?

他说OK。

然后我就画了一张画,也是我的憧憬,其实这时候我也想起来我的小时候,画了这样一张画,然后给霍夫曼。

我说我有一个愿望,我希望你们在黄浦江边像这张画一样拍张照。

我后来突然间发现,其实这个孩子是我,是5岁的我。

我可能在做了这几年项目以后,对自己有更多了解以后,或者这种付出也好,这种沟通陪伴也好,或者每天看他们的画对我的触动也好,我觉得我走出来了。

我不会因为这个伤痛再继续纠结和痛苦下去。

我变的很快乐,尤其是那天大黄鸭在世纪公园出现的时候,我看到霍夫曼像个孩子一样,跟着言言一起拍照在玩,看那么多人围着他去照相,去交流。

微风拂面,天空非常的晴朗,我觉得我释怀了,我觉得我从小时候的阴影走出来了。

不只是说我在帮助他们,实际上我也是在帮助我自己。

所以这样一个过程,其实让我引起很多反思,7年,我好像从最初的一个梦想,一个小小的想法,然后凭借一点点的可能性找到小龙,找到言言,找到小宇,一点点从这个世界、从生活中、从社会中成长出来。

就像这两句话一样,让每个人去感受艺术的治愈力量,让每一个地方都有原生艺术的绽放。

所以我经常会去想,我也去很多国家看,我觉得我们的生活环境也好,社会也好,可能太多的充斥了权力和金钱这样的语境,让我们少了很多对生命、对自己、对你的原生文化的关注。

所以在这里,我也真诚地邀请大家,如果对他们对这样的艺术特别感兴趣的话,也希望你们可以参与进来,或者说陪伴他们,其实会有很多改变。

我觉得每个人内心当中都需要保有那种原生的力量,对自由对爱的这种追寻,甚至是一种人性的回归,这就是我想说的话。

谢谢大家。



·END·

本文由造就(ID:xingshu100)授权梅花网转载,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相关附件下载:
评论
提交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微信公众号:梅花网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