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洞察|年轻人为什么喜欢“局座”张召忠
飞机稿 2017年12月18日 阅读 2060 快速评论
“局座”张召忠在蜻蜓FM上开了档新节目。据说局座造访蜻蜓总部,所有员工都跑出来跟局座合影,一个64岁的老头,居然还能吸引这么多年轻的粉丝,所以我对这个年轻的老品牌的逆生长,很有兴趣。

原标题:年轻人为什么喜欢“局座”张召忠

“局座”张召忠在蜻蜓FM上开了档新节目。

活的张召忠出现在发布会现场的时候,掌声雷动中,夹杂着几句雀跃般的欢呼。有粉丝挥起了荧光棒,甚至还有局座名字的灯光牌。

除了局座,没有别的明星的灯牌。

据说上次局座造访蜻蜓总部,所有员工都跑出来跟局座合影——高晓松去的时候,都没有出现那种“万人空巷”的局面。

一个64岁的老头,居然还能吸引这么多年轻的粉丝,这不科学。

究竟是因为主办方没有(钱)请吴亦凡鹿晗关晓彤等其他明星的缘故,还是局座本身的品牌已经突破了年龄的限制?我对局座这个人没什么兴趣,但对这个年轻的老品牌的逆生长,很有兴趣。

一。定位。

年轻化是所有品牌都面临的一个挑战。

虽然中国大妈的购买力能让全世界都高潮,但没听说哪个品牌要走“大妈营销路线”

因为据说有年轻人才有未来。

品牌都想跟年轻人谈恋爱。但有些追求过程,只能说是单相思,甚至是性骚扰:

今天嘻哈火了,就找人唱一段饶舌;明天直播火了,就找几个玻尿酸加身的姑娘举着手机参加发布会。用一部分年轻人喜欢的“形式”做广告,在一部分年轻人“喜欢”的平台上投广告,这就是很多品牌年轻人营销的全部姿势。

然后单方面宣布从此跟年轻人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问题出在哪里?

问题出在“香蕉人”的心态:表面上是妙龄少女,骨子里还是皓首匹夫。绝大多数品牌感觉年轻化做的吃力,就是既想迎合年轻人,又不敢得罪中老年用户。

用户不清晰,策略自然就不清晰。

而局座没有做骑墙派。在不同的场合,他都坚定的站在年轻人一边:我现在做的节目,粉丝都是80/90/00后。他雇一帮90后帮自己做节目,谈商务。他说90后都不穿秋裤,我穿什么秋裤。他甚至不惜通过跟同龄人“绝交”的方式,向年轻人纳“投名状”:

60后都开始退休了,70后都功成名就了,我的节目绝对不是给他们听的。

社交媒体时代的品牌,不要再妄图讨好所有人,讨好一部分人就够了。尤其是哪一部分能带来利益的用户。

张召忠对中老年用户赤裸裸的“消费歧视”,可以让“局座”这个品牌快速的被年轻人群体接纳。

就像“叔叔别泡我”的小茗同学。就像oppo“更多年轻人选择的拍照手机”。

二。人设。

作为一个海军少将,局座配备有专车,但是他不用,他不想麻烦司机。他坐地铁。而且经常被人活捉放上网。

他说自己“从农家子弟到士兵,从士兵到将军,没送过一分钱,没送过一瓶酒一条烟”。

他说自己晋升很慢,42岁才升副团,“那时一家老小还挤在15平方米的一个小房子里”。

话里话外,什么都没有明说,但又在暗示什么。

他小的时候很穷,穷到了“18岁才吃到人生中第一个苹果”。

他在北京大学学习阿拉伯语,为了发出完美的颤音,悍然去做了一个“舌根手术”……

你看,寥寥几个故事,一个自力更生、可以享受特权但坚决不用特权的品牌人设,就建立了起来。

消费品是用户自我身份认同的投射。年轻人喜欢有“性格”的品牌,尤其是那种能“反抗”既得利益群体的品牌。

因为年轻人都穷,发达的资讯又让年轻人变得急不可耐。反抗成了一种年轻人文化的潜意识,一种群体性思维惯性——所以也成了品牌年轻化的一种速成套路

华为早年做过一个营销,国外发布的手机,定价没有遵循国际惯例比国内便宜,反而比国内要贵。为什么?它要制造一个公然打破国际大品牌市场特权的故事。

凭什么苹果手机在美国香港欧洲卖的都比中国大陆便宜?我不服。华为需要这种“为国争光”的桥段,让单纯因为产品好坏而购买的消费者,变成愿意追随品牌旗帜、指哪儿打哪儿的“粉丝”。

三。槽点。

局座在江湖上成名,除了说谁谁死的军事解说,还有两次服务器瘫痪事件:一次搞坏了新浪,一次搞坏了b站。

因为粉丝太多。

即便应者云集,局座也从来不把自己当“偶像”:“我感觉,人不要把自己当个人物,就什么都好办了。自己太把自己当回事,就不好了。”

所以,b站上的大神把他P成各种牛鬼蛇神,他哈哈一笑表示孩子们开心就好——如果能把他P的更帅一点就更好了;别人在取笑他“雾霾防激光导弹”、“海带缠绕核潜艇”的“脑残”言论时,他直接把这些话做成“局座同款帆布袋”。

就连“局座”两个字,也是脱胎于一个充满了讽刺意味的“战略忽悠局”。但张召忠照单全收。

没有人比局座黑自己黑的更狠。给人的感觉,就是局座这个品牌,没有偶像包袱,不装,真实。

过去我们做品牌,基本上都是小心翼翼,想塑造出一个完美的偶像品牌。现在不同了,不完美的、有BUG的偶像才有可能成为一个更受欢迎的品牌

2010年李宁品牌“换心”,发动了声势浩大的“90后李宁”品牌战役。最后输的裤子都掉了。为什么?一个原因可能就是,太装了,太想从一个校服品牌装成一个炫酷狂拽吊炸天的潮牌了。

反观曾经的“垃圾食品”卫龙,每一次营销都像在用生命搞笑,一会儿抄袭苹果官网,一会儿东北乡村时尚风,满满的槽点,反而会让人觉得贱得好可爱。

不完美意味着话题性。一个能为消费者提供槽点、能直面吐槽的品牌,一个能“驾驭”话题的品牌,无疑是一个生命力更强的品牌。

李敖在《老年人和棒子》一文中吐槽老年人“他们的胃口已经不能使他们消化那些青春的果实”。但年轻人扔了一个炸弹,局座张嘴就能吃掉它。

并且消化它。

四。怕。

发布会最后是提问环节。一个正在跟发际线做斗争的80后记者问:局座,像我们这样的中年人怎么才能避免变成一个油腻BOY?

局座微微一笑:我活了800多年了,从来没有油腻过。

确实。粉色系上衣,梳的根根分明、苍蝇落上去能劈叉的头发,是局座的标志性造型。而且据说衣服都是高定——甚至会专门为了配一条领带的颜色而高定。

想想路边下着象棋、跳着广场舞、看着《养生堂》买莎普爱思的60岁大爷大妈,这一代的年轻人应该会更怕老了以后变成自己嘲笑过的样子。

所以,精致的大叔、大爷们,会越来越红。

今天的胡说八道就是这样。欢迎不正经的贫论,和正经的转发,和点击原文。


·END·

本文由飞机稿(ID:feijidaga)授权梅花网转载,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相关附件下载:
评论
提交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微信公众号:梅花网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