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logo
热门搜索

    日本设计也是靠山寨起家的

    2020-01-16 快速评论
    从山寨大国到设计大国,日本是如何逆袭的?


    文|Canvas设计

    从康帅傅雪露,再到王老古肯麦基,我们早就对“山寨”司空见惯了。虽然我们也在不停地抨击山寨品牌,但各路商家的山寨”智慧“可以说是生生不息,套路多得是让人防不胜防...

    而作为对比,咱们的邻国日本,却常常被称赞“设计强国”。但你知道吗,别看日本今天有着这么多优秀的设计,在很多年前,被它抄袭的设计可谓不计其数,可以说,日本的设计之路也是靠”山寨“起家的


    无所不抄的“山寨大国”

    说起日本山寨风最严重的时期,是在上个世纪中叶。 特别是二战结束后,日本经济严重受挫,工业生产总值只有战前的 30%。

    为了以最快的速度追上各国列强,日本这个“善于学习”的民族,更是“made in Japan”玩成了一场大型的“找不同”游戏,欧美的国家便是最主要被山寨的对象。

    日本“山寨”嫌疑总结

    影视动画

    先从日本最自豪的影视动画开始说,即便是很多日本国宝级漫画家,作品中也加入了很多别人作品的影子。
     
    相信很多人都看过宫崎骏爷爷的《风之谷》,其实老爷子是参考了法国科幻漫画泰斗墨比斯的作品《ARZAK》喔。
          


    著名漫画家水木茂老师当年还抄过“超人”,不过既然叫Rocketman,咱是不是也别忘了把胸口的"S“换成”R"呢?
        


    手冢治虫还出过“日化版”的《小鹿斑比》和《匹诺曹》:
          


    有着日本“电影天皇”之称的黑泽明,其作品更是很大程度上受到了美国著名电影导演John Ford的影响。


    IP形象

    再看看看你们熟悉的不二家的兄妹Peko和Poko吧,其实是美国品牌Birds Eye的Merry和Mike的山寨版。


    还有三丽鸥家那只可爱的Kitty猫和Melody也是借鉴别家的喔:
        


    日常家电

    如果文艺创作上的借鉴和抄袭难以界定,那工业产品的相似就很难洗了。 比如 东芝当年生产的日本首台全封闭冰箱,是山寨了美国通用电气的:
       


    还有东芝的吸尘器:
          


    相机类更是重灾区,而且“抄袭者”还是咱们如今非常熟悉的佳能、尼康等大牌。

    佳能抄徕卡:
          


    尼康抄蔡司:
          

    汽车 

    对宝马更是花式抄袭,从BMW到DMW,不仅看起来相似,读起来都不容易分清。


    日产抄过的车也不在少数:
         


    你有Ferrari,他就来个Fairlady:


    如果是Porsche,那他就换成Prince:

    建筑

    曾经以为只有我们国家会山寨个白宫、埃菲尔铁塔什么的,但比较了日本这些山寨的金门大桥、巨蛋后,觉得咱们不过就是常规操作而已啦。

    从品牌LOGO、商品设计、影视创作,到各种工业产品,甚至建筑设计,当年,可以说是没有日本抄不到的,只有你想不到的。

    据说当时为了山寨方便,日本厂商甚至还故意利用宇佐市的日文拼音为USA,这样的话,就可以打上made in USA的标了。
          


    看了这么多“黑历史”,那么后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让日本从一个曾经令人瞧不起的”山寨大国“,逆袭成了如 今人人称赞的”设计强国“呢?


    日本设计的崛起之路

    经济的复苏

    不得不承认的是,设计的进步肯定与经济的发展是密切相关的。 日本那几年虽是在疯狂山寨,但那些做工精良、价格低廉的产品确实得到了海外市场的认可。

    工业迅速强大,钱包也鼓起来了,这为其后来大力改革设计文化奠定下了一个较好的基础。
       

    尼康相机工厂里正在检查镜头的工人,1952

    社会的觉醒

    环境是具备了,国人的意识跟上也是至关重要。

    1950年,时任通产大臣的池田勇人,就曾关于日本的山寨之风盛行的现象强调过: 凡是与我国业界相关的‘抄袭’,都会损害我国业界人士的信用与名誉。

    池田勇人

    慢慢地日本的企业也开始意识到了,光靠山寨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比如,松下的创始人松下幸之助先生,在1951年的时候前往美国考察时,便深感到了设计的重要性,回国后,他便提出: 今后日本将进入一个设计的时代。

    在松下先生的带动下,丰田、三菱、日立等企业也紧随其后,纷纷设立了各自的产品开发设计工作室。

    松下幸之助 

    业界的关注

    如果说起对日本现代设计的推动有着重要意义的两大组织,那就不得不提日宣美和日本设计中心了。

    日宣美是日本宣传美术协会 (Japan Advertising Artist Club,JAAC)的简称,由山名文夫、河野鹰思、龟仓雄策、田中一光等人创立,于1951年6月创立,是日本第一个全国性平面设计师专业组织。

    虽然它如今已不复存在,但在其存在的20年间,它每年都会把活跃在日本各地的设计师聚集起来,在东京等日本的主要城市举办” 日宣美展 “,不仅让普通人看见了设计的魅力及其存在的价值,更是令众多日本新一代优秀设计人才被发掘和培养。

    日宣美展现场
     
    特别是在1955年的日宣美展上,“平面设计”的概念不仅在日本首次被提出,同时“图案”的说法也被“设计”一词所取代。 可以说,日宣美展是日本平面设计黄金时代的一个重要开创者。
     

    日宣美展海报
     
    1960年3月, 日本设计中心 (Nippon Design Center,简称“NDC”)也诞生了,它集结了一大批日本最高水准的设计师、文案和摄影师,对于推动日本设计行业迅猛发展同样有着不言而喻的重要地位。

    在这几十年里,NDC人才辈出,创作出的优秀设计作品不计其数。 如今家喻户晓的丰田,MUJI等日本品牌均是出自于NDC。

    MUJI世界旗舰店海报

    茑屋书店产品设计
        

    Rubell《Moii》品牌设计

    上野动物园宣传海报

    政府的支持

    除了上述提到的因素之外,日本设计的迅速崛起,同样离不开政府的大力支持。

    1957年,为了促进日本设计文化的建立,通产省决定建立一个优秀设计选拔制度,来作为日本设计评价和推广体系。 这就是我们后来熟知的 G-Mark设计奖 (Good Design Award,GDA)。

    如今,它已发展成为了亚洲地区最具权威性和影响力的设计奖项,被冠以”东方设计奥斯卡奖“的称号。
     

    部分Good Design Award获奖作品             
     
    政府深知美学教育对于设计改革的重要性,便积极吸收世界各国先进的艺术教育理念。

    例如Herbert Read(英国艺术批评家、美学家)提出的“培养自发性创造力与开发个性”为目的的艺术教育论;

    Susanne K. Langer(美国哲学家、教育家)提出的“艺术教育即感情教育”的观点,都是日本美学教育所学习的对象。
          

    日本儿童美学教育节目《啊! 设计! 》
     

    日本的文化厅和文部科学省也会协作起来,通过设立预算、建立“孩子·梦想·艺术·艺术院”项目等方式,确保学生有机会接触高品质的文化艺术的鉴赏体验活动。

    日本的孩子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开始,就有了专门的设计教育的课程,比如就拿美术一门来说,就开设了“造型游戏”、“绘画和立体造型活动”、“手工制作”、“艺术鉴赏”等多种模式,与此同时,还会与当地文化机构、美术馆、博物馆联合教学,可谓一点都不含糊。

    为了学习各国不同设计的优点,官方每年还会专门派遣出设计专业的留学生,组成考察团,赴欧美等国进行学习,看看德国的包豪斯、法国的装饰艺术、英国的工业设计、美国的市场开拓等等。

    日本高校毕业海报

    更重要的是,日本后来在吸取西方设计精粹的同时,也学会了将自己本民族的传统文化融入进去,终于从曾经的只会模仿,逐渐走向了创造自己特色,形成了如今自成一派的”日式设计“。

    蝴蝶椅,柳宗理
          

    餐具设计,Nendo

    MUJI地平线海报,原研哉
          

    CHAOS混沌之表,黑川雅之

    壁挂CD,深泽直人

    写在最后


    再回过头来,看看我们今天所面临的设计困境。 就好比当年的日本,我们虽然有着强大的制造能力,但是大部分仍然局限于在“复制”的阶段。

    反思日本现代设计崛起这一路,但愿我们在做设计的时候也能明白,你可以以模仿的方式去学习,但也千万不要忘记,创新才是最终的目的。



    注: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梅花网立场。 

    本文由Canva设计(ID:canvadesign)投稿梅花网,并经梅花网编辑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0/300
    评论
    • 按热度
    • 按时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