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吸粉200万,“山东拉面哥”爆红背后:这届网红不讲武德

2021-03-04 快速评论
病态网红经济背后的流量焦虑


作者  | 李东阳     

来源  | 首席营销官

话说,大山东真是卧虎藏龙,网红泛滥,前有“大衣哥”朱之文登上春晚火爆全网,这几天又有一位“拉面哥”火了!

不过不同于大衣哥的歌唱才华,拉面哥因其拉面 “3 元一碗,15 年未涨价”而走红网络。 

这位朴实的山东大哥蹿红速度令人咋舌,走红之后,其开设的抖音账号一夜之间吸粉200万!

这个世界真是太魔幻,前有丁真、马国宝,这次又来个拉面哥,无论主动走红也好,还被动走红也罢,他们自己一定也没有想到这个世界的魔幻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三块一碗的拉面卖了十五年,这么长的时间了拉面哥一直默默无闻直到最近突然成了万众瞩目的网红。 

他为什么这么火?这么火的现象能看出什么? 

我今天无意讲他走红背后的传播逻辑,更想聊一聊拉面哥爆红背后,这届不讲武德的网红们! 

其实拉面哥的走红,要源于一位名叫“萧县彭佳佳”的抖音账号发布的2条关于拉面哥的视频。 

你很难想象,视频中的拉面哥竟是80后,饱经风霜的模样一看就是经历过生活的人。

视频中,拉面哥将山东人的朴实展现的淋漓尽致: 

“拉面15年都是3元一碗,如果我的拉面涨到4、5块钱一碗,老百姓就舍不得喝了”

“15年来不涨价是让父老乡亲舍得喝我的拉面”

“兄弟爷们们能吃得起” 

用他的话说就是他们都是出大力的,挣钱不容易。 

朴实的话语感动了无数网友,纷纷称赞拉面哥的朴实、热情。

在抖音爸爸的助推之下,这2支视频获得了广泛的传播。

佳佳拍摄的两条拉面哥的视频流量达到2亿,也因为拉面哥的视频让佳佳暴涨50万粉丝! 

果然,朴实的力量真是无穷大啊!每个人的内心其实都渴望这份朴实的纯真。 

不过随着拉面哥的走红,“走红的代价”也接踵而至,与当初大衣哥的遭遇如出一辙:面摊、村子、家被围追堵截,手机怼到脸上。 

不知道的还以为某流量明星空降山东大集呢。 

如今,前往临沂品尝一碗3元拉面俨然成为了一种潮流。全国各地有5万人过来吃拉面,前来采访的媒体超过1000家。

这对一普通个人来说是福还是祸?

这几天,拉面哥摊位前每天汇集起大批蹭流量的拍摄者,且围观拍摄者越来越多,牛鬼蛇神式的直播者层出不穷。


 被围观的拉面哥

一位长期拍摄拉面哥的视频博主说,这几天围拍拉面哥的人非常多,多的时候有两百人。 

另一位博主称,这几天至少有500人围拍,就连附近宾馆都满房了。 

这些跟拍拉面哥的人里,大部分人都是为了蹭热度、拍视频,自己赚取流量。甚至有人见到拉面哥后,还强迫他读自己准备好的广告词。

更有甚者,竟然在拍摄途中直接开口要拉面哥做自己的师父,教自己做拉面。

有些人驱车几百里去拍视频,美其名曰:去尝尝拉面、给拉面哥涨人气、照顾拉面哥生意。 

其实背后默默拿起手机直播,一天收入几千上万,赖到人家门口不走。

2月27日这天,不堪其扰的拉面哥没有出现在集市上,他在外面躲了一天。压力之下,拉面哥哭了出来。

当晚,拉面哥透过媒体发声,称感谢大家对自己的关心和支持,但现在自己的出摊和个人生活都受到了影响,他想通过发声回归那个最原始的自己。 

他表示: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出摊正常生活,继续给老百姓做拉面吃。 

不过好客的山东人民还是给予了这些拍摄者欢迎的姿态。 

拉面哥所在的村竟然修建起临时免费的停车场,规范前来参观品尝拉面人员的秩序,确保不影响拉面哥所在村杨树行村的生产生活。 

还真是世界报我以恶,我报世界以善。

不过要我说,任时代如何变迁,但有些事情永远不会改变。 

一百多年前,鲁迅先生来到北京菜市口,见到了愚昧无知的人们麻木的一面,争着抢着跟刽子手要“人血馒头”,用它来治病。 

而一百多年过去了,这一幕早已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但又从未消失,每时每刻都在我们眼前上演,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 

山东拉面哥爆火的背后,不禁令人想起了这一幕。

只能说这届网红太不讲武德。 

对此,网友们的话直击要害:“这帮人是谁在养?”、“病态的社会,希望少点这种报道出现在各种媒体上”、“全国各地的网红神经病都去了”、“ 一群直播二傻子,耽误人家做生意。”

或许这也正是许多人的看法。

网红经济下,催生出一帮逐利的拍客,有绞尽脑汁别出心裁的创意派,也不乏很多“寄生虫”式毫无立意的跟风派,哪红去哪,谁红跟拍谁,也不管别人是否愿意,令人厌恶。 

不过某种程度上来说,拉面哥的蹿红,这些前赴后继的大批网红纷纷拍视频也是一个巨大的推手,越推流量越巨大,像滚动的雪球。越多的自媒体、媒体来报道,裹挟越来越大的流量。 

拉面哥巨大的流量也引发了抖音爸爸都亲自下场维持秩序。 

抖音安全中心发布公告称, 2020 年 2 月 26 日 - 2 月 28 日,已对相关内容进行打击治理,共处置直播间 52 个,处置冒充 “拉面哥”相关帐号 202 个。

抖音本是记录美好生活的平台,但在巨大的商业利益面前,蹭热度、恶意炒作,对热点当事人过度消费等行为层出不穷。

这让我想起了另一位“被迫”的网红沈巍。 

2019年3月,上海的一位流浪汉沈巍在网络上意外走红。他一身邋遢不堪,言语之间却逻辑清晰、见解独到,这样的学识才华与流浪汉身份所形成的反差给网友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沈巍本人也被冠以“国学大师”、“文学贤者”等诸如此类的称号。 

于是近百名网红主播聚集、围观拍摄,许多网红美女都争先跟沈巍合影,并且在网络上迅速传播。

“人人都说我是傻子、疯子,那你干嘛还跟我打交道呢?”在相关视频中,沈巍反问身边的网红们。

但这些网红显然有自己的如意算盘。 

相比沈巍本人对于爆火的平静,拍摄的人更像是一场逐利的狂欢,拍摄沈巍的一条短视频要价500—1000,抖音上随便一条短视频浏览量就可以破百万。 

人们用围观取代好奇,发出去就有点击率,量级到了就能变现,于是有更多人这么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无聊的人赚无聊人的钱。 

同样有此遭遇的还有大衣哥朱之文,同村村民拍摄之外,更有大批外来者跟拍。 

这种拍摄是不间断的,从他早上睁眼开始起,就有大批人过来直播 

于是,就出现这样的画面,大衣哥正扫地,扛着农具或是搬砖头,旁边就会跟着一群人拍摄。

大衣哥到街上地摊上买东西,有大批人陪同跟拍。

甚至他想去喂鸡、吃饭,也有人全程陪同跟拍。

“直播大衣哥”一度成为一种现象。

如同去年因一句“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周某被放出监狱时各大网红MCN机构平台的狂欢闹剧一样。 

如今拉面哥火了,但是他只是一个现象级网红,因为他并没有什么才艺,最后也会像一些昙花一现的网红一样渐渐淡出大众视野。 

像“来了,老弟”、“饺子姐”、“面条哥”、“卖鸡蛋灌饼的‘周杰伦’”等等,他们都是这个网红泛滥时代大潮的缩影。 

被消费的他们揭露出的是网红产业中,日渐稀缺的流量资源困境。 

更是病态网红经济背后的流量焦虑。

正如安迪·沃霍尔所预言的那样,“在明天,每个人都能成名15分钟。” 

这句话提前预言了我们这个时代。 

但很少人知道安迪·沃霍尔又补充的话:“每个人都可能在15分钟内出名。”问题在于,当“十五分钟”之棒交到一个人手里的时候,他(她)有没可能抓住?并在十五分钟之后,让荣耀持续? 

这是一个人人都可以发声又快速消亡的时代——消费时代,媒体时代。众声喧哗,留存短暂。来得快,去得快。既轻易又迅疾。 

拉面哥火了,但他的沉寂又是注定的。 

到那时,今天在他面前挥舞着直播镜头、不讲武德的网红们会继续寻找下一个“流量焦点”! 

幸也?悲也?

注: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梅花网立场。

本文由首席营销官授权梅花网,并经梅花网编辑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评论点击 登录 梅花网,用您的头像和昵称秀出您的观点
0/300
  • 按热度
  • 按时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