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年卖1个亿,小垃圾袋装着大生意

2021-03-23 快速评论
提到垃圾袋,首先得从塑料袋说起。


作者|田巧云

来源|新零售商业评论「ID:xinlingshou1001」

说到垃圾袋,不少家庭大约都有过用超市或菜场购物的塑料袋来代替的经历。

自2008年我国开始实行限塑令以来,塑料袋对人们生活的影响在持续扩大。2019年,上海又率先推出《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垃圾分类正式实施,原先买菜攒的垃圾袋越来越跟不上每天的使用需求了。

于是,专用垃圾袋成为不少家庭的生活必需品,只是选择什么品牌的垃圾袋,似乎没人在意。

事实上,很多超市或者卖场里售卖的垃圾袋,差异大多集中在尺寸、数量和价格上,消费者购买垃圾袋看的就是性价比。

除了家用,垃圾袋更广泛的一个使用场景是商用领域,比如商场、超市、餐厅、医院以及一些公共区域,而这些区域因为使用量比较大,出于成本考虑,有没有品牌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那么,限塑令的持续收紧,将对我国垃圾袋行业产生什么影响?不同垃圾袋生产企业对品牌和产品有怎样的理解和认知?未来,垃圾袋行业还会涌现哪些新的机遇?


 限塑令及其背后 

提到垃圾袋,首先得从塑料袋说起。

1965年,瑞典设计师斯滕·古斯塔夫·图林(Sten Gustaf Thulin)设计出了轻便好用的塑料袋。塑料袋的出现,改变了欧洲人使用纸袋的习惯,当时人们已经意识到纸袋需要消耗大量木材,对环境消耗太大。

然而,斯滕希望人们可以重复使用塑料袋的初衷,最终没有实现。由于生产成本极低,塑料袋成了一次性用品。面对越来越多的一次性塑料袋,人们却没有找到分解的方法,塑料袋所引发的环境危机由此拉开序幕。

为了保护人们赖以生存的环境,全球各国纷纷开启限塑或禁塑令。

图片

2007年12月31日,我国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限制生产销售使用塑料购物袋的通知》,要求自2008年6月1日起,所有超市、商场、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实行塑料购物袋有偿使用制度,一律不得免费提供塑料购物袋。

在随后的十多年里,全国各地陆续推出更加严格的限塑、禁塑要求,这对行业发展以及消费者的习惯影响越来越深。

从行业来看,当前国内塑料袋企业行业集中度较低,大多为中小规模企业。

2008年《解放日报》一篇报道中曾指出,上海塑料袋年产量约5万吨,分布在大大小小1500多家塑料企业,其中通过食品级塑料袋生产QS认证的企业只有10多家,大型塑料袋生产企业不到10家。

限塑令的推出,不断倒逼塑料袋生产企业转型,一方面是从原先的薄塑料袋向更加符合环保要求的厚塑料袋转产,另一方面是向垃圾袋尤其是家用垃圾袋,包括可降解塑料袋研发转型。

目前,国内垃圾袋生产企业主要集中在广东、安徽、浙江、山东、陕西等地。“从区域来看,不同地区的业务模式也大相径庭。广东地区的企业往往以出口业务为主,安徽地区的以传统线下业务为主,而江浙一带的企业则向电商发力。”天猫家清清洁工具新商家负责人松淉(花名)介绍。

从消费者角度来看,随着政策的推进,垃圾袋开始逐渐成为家庭清洁产品不可或缺的部分,只是一开始不少人习惯将买菜攒下来的塑料袋进行二次利用。

近两年,随着限塑令以及垃圾分类政策的执行,一方面是免费塑料袋获取的途径被切断了,另一方面是家庭对垃圾袋的需求持续攀升,整个垃圾袋行业从需求端开始呈现快速增长的趋势。

图片

有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垃圾袋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2500亿元,预计同比增长18.6%。而据了解,天猫垃圾袋也保持了20%以上的年复合增长率。

松淉指出,巨大的消费需求和快速的行业增长,一方面促进垃圾袋生产企业不断思考如何挖掘消费者的需求,从而进行产品、渠道、品牌等创新;

另一方面,这些创新也帮助消费者发现自己的需求,增加对垃圾袋品牌的认知度,最终让一部分垃圾袋生产企业从原先的价格竞争,切换到综合实力竞争的赛道上。


垃圾袋玩出了新花样

在生活中,垃圾袋在近几年也告别了以往单一的平口式、黑色等形象,呈现出高颜值、个性化、场景化等特征。

在薇娅直播间,特瑞洁一款哆啦A梦联名款拉绳款垃圾袋成为直播间的常客。据特瑞洁品牌创始人王明芝介绍,一次直播销售额通常在300~500万元之间,差不多相当于一些小城市品牌连锁超市一年的销量。

新零售商业评论在走访中发现,大润发超市里,宜洁(yekee)上架了好几款与Hello Kitty联名的垃圾袋,其粉色的包装在一众垃圾袋中显得格外与众不同。而在天猫上,e洁一款以文案为特色的抽绳垃圾袋也受到不少年轻人的追捧。

此外,围绕人们生活的不同场景,垃圾袋企业也在不断创新,推出了更多以场景细分的产品。

比如,宜洁推出了可用于学生宿舍或者车载等小空间使用的桌面垃圾袋,除了尺寸、功能更符合场景需求以外,颜值、文案也更能取悦年轻消费者。

固成则专为“铲屎官们”设计出一款可降解的宠物便便垃圾袋,小小的一卷垃圾袋被藏在带有拎绳的小盒子里,不仅携带方便,而且还有香气,以掩盖便便的臭味。

图片

当下,全国各地陆续推进垃圾分类,不少品牌则以此需求为出发点设计出用于垃圾分类的垃圾袋,通过不同颜色、尺寸、大小和材质,让垃圾分类变得更加简单和方便。

“我们在设计产品时,干垃圾袋一般采用抽绳式,这样提拉非常方便,甚至可以重复使用,而湿垃圾袋采用可降解材料,直接扔掉的便利性可避免破袋后垃圾脏手。”

在王明芝看来,小小的垃圾袋看似功能差不多,但如果仔细观察消费者痛点,完全可以设计出更具个性化的产品,并建立自己的品牌竞争力。

据了解,2019年开始运营天猫店的特瑞洁,2020年全年实现垃圾袋销售收入近1亿元,累计卖出了超过2亿只垃圾袋。像特瑞洁这样的新锐垃圾袋品牌,正在天猫上崭露头角。

松淉介绍说,从目前天猫上的垃圾袋企业来看,大致可以分成四种类型:第一种是原先专做外贸出口业务的,第二种是深耕传统超市渠道的,第三种是以自有工厂为抓手打造自有品牌的,第四种则是先创品牌再通过收购入股等方式掌握供应链资源的。

前两种是传统型企业的代表,他们大多拥有较大的生产规模,较强的生产能力,渠道一般以传统外贸或线下商超为主;后两种则是互联网企业的代表,他们更擅长通过电商、直播、微博、小红书等互联网新渠道与年轻消费者交流。

目前,天猫上已积累了2亿多的垃圾袋消费者。松淉认为,基于消费分级趋势的日趋明显,以及国家在可降解塑料方面的政策推动,更多垃圾袋新品以及以垃圾袋为主营商品的新品牌还将持续增加。

 

蓝海里的挑战 

“新品和新品牌的增速很快,但是在天猫上,仍然是恒澍、华盛尊、麦恩诗等品牌的常规品销量更大。”松淉表示,天猫上近两年虽然出现不少新锐垃圾袋品牌,但市场份额仍由一些线下起家的传统型垃圾袋生产企业把持。

图片

浙江台州是全国知名的“塑料制品王国”,出自台州的塑料日用产品占到国内市场的七成左右。台州的一些塑料企业也生产垃圾袋。

有媒体报道,随着各行各业互联网意识的觉醒,近几年塑料制品企业也开始谋求电商化转型,但垃圾袋却在转型时成为被忽略的品类。

据王明芝介绍,台州当地的垃圾袋生产企业主要有三种销售渠道:一是卖给餐厅、超市、物业等商用场所,二是卖给菜场、小商品市场等批发商,三是为一些品牌、超市自有品牌代工,也就是说做的都是To B的生意。

在当地企业看来,批发价只有几分钱一个的垃圾袋,跑量式销售效率才最高。但没有品牌的跑量式竞争,往往也会让企业陷入低质低价的竞争怪圈。

“我看到市面上有些垃圾袋非常便宜,买回来一看特别薄,往往只有0.006毫米,远低于国家标准规定的0.01毫米。”王明芝介绍,这种垃圾袋一方面缺乏回收价值,另一方面也无法二次使用,很大程度上就是资源的浪费。

但显然,这样的行业现状反倒为“以产品为核心”的新的垃圾袋品牌提供了生长的机遇。

针对未来垃圾袋的行业发展趋势,松淉提出可以从两个方向思考,一是围绕场景的延伸来设计满足不同人群需求的产品,二是朝可降解、全降解方向进行新品研发和设计。

从政策层面来看,除了海南等几个地区开始全面禁塑试点以外,国内还未大范围推行可降解甚至全降解垃圾袋,主要原因在于:

一是我国经济发展还不均衡,一刀切的推行方式过于粗暴,未来极有可能采用自南向北,自东向西的渐进式方法推进;

二是全降解垃圾袋的材料和设备成本都很高,其零售价也是普通垃圾袋的3~5倍,普通消费者当前较难接受;

三是全降解材料的韧性和承重性能目前还不能完全达到塑料袋的国标,对这些材料的“改性”还需时日。

正因为行业处于发展的初期,在政策的机遇期下,垃圾袋行业正在走进品牌化的蓝海时代。哪些品牌最终能够在这片蓝海里找到新大陆,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注: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梅花网立场。

本文由新零售商业评论授权梅花网,并经梅花网编辑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评论点击 登录 梅花网,用您的头像和昵称秀出您的观点
0/300
  • 按热度
  • 按时间
    相关文章